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谁的归属》(LC温馨向) 第二十四章 下

第二十四章下

 




夜幕慢慢降临,原本晴朗无云的天气此刻却是阴云密布,厚厚的云层竟是连月亮也遮挡起来,看不到一丝光亮。

 

 

维纳斯酒店。

 

维纳斯酒店作为尤金帝国的一大招牌酒店,酒店典雅大气,内部富丽堂皇,晚宴的规模也是空前盛大,让人观叹不已。

 

这样的商业盛宴在潘德拉贡这座帝国的中心城市已是司空见惯,来自各个领域的精尖人才以及娱乐明星都齐聚在这里。

 

 

C.C在家里安顿好了娜娜莉和洛洛之后,见时间已是不早,在工作室换好礼服后便和V.V前往晚宴现场。

 

 

在两人前往晚宴的路上,V.V似是想起来了些什么,提醒C.C道:“在他们这么多次计划过后,今天想来不会动手,你要小心修奈泽尔这个人。”

 

C.C今晚穿了一套白色礼服,纤长白皙的脖颈裸露在外,手腕上仍是那串经常佩戴的黑珍珠手链,边缘处泛着光泽。

 

她正倚靠在车窗处,双眼注视着远方,不知在思索着些什么。

 

 

虽然她从未接触过这个男人,不过她可以确定的是修奈泽尔是个狠角色。

 

那次晚宴事件的目的现在细细想来应该不是为了杀她,应该是一个警告。

 

 

对她的一个警告,也是对工作室和RA财团的警告。

 

“我今晚的目的是探探他的口实,想必他不会动手。”C.C回答道,语气平稳。

 

今晚对她动手,无疑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不过想来修奈泽尔这种心机极深、满腹谋略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

 

 

毕竟在这个时机不成熟的时候,他不会在自己地盘上动手。

 

 

天空中渐渐现出夜色,厚重的云层似是淡去了许多,银月露出了微微边缘,夜晚变得不再漆黑。

 

 

RA财团。

 

公司上下如临大敌的阵势已经散去,因为长时间的加班,不少员工的脸上满是倦色,黑眼圈也极为严重。

 

不少人已经困到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即使桌上已是一片狼藉。

 

 

二十层。

 

朱雀把手中最后一本文件看完,终是长吁了一口气,将文件放在桌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得到短暂的休息之后,他不禁望了望一片狼藉的桌面,桌上已尽是各种外卖盒和作废的文件用纸,可以说是杂乱至极。

 

鲁鲁修也没有比朱雀好多少,一向喜爱整洁的他今日桌面上竟出奇得杂乱无章,整个人也是疲惫至极。

 

鲁鲁修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因为超负荷的工作身体已经向他发出信号让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还好策划案的事情已经得到解决,他也能轻松一段时间了。

 

他轻咳了几声,看了看身边的那一张已经有些褶皱的积分卡片,疲惫的神情似是得到了一丝缓解。

 

看来短时间内他是不会想吃披萨了。

 

但不知为什么,鲁鲁修看着积分卡片上满满的红色盖章,心里竟有些小小的成就感。

 

自从公司开始着手准备这次策划案的时候,他和C.C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在一起好好说过话,他甚至也没有陪娜娜莉和洛洛一起好好的吃过饭了。

 

他的心里满是愧疚之意,尤其是看到C.C因为做噩梦而痛苦的神情后让他更为心疼。

 

 

正在他在思索之际,门被轻轻扣响,朱雀熟悉的嗓音在门外回响:“鲁鲁修,今晚的酒会你参加吗?”

 

鲁鲁修猛地回过神来,一边整理着手边的文件一边应声道:“是维纳斯酒店的?”

 

朱雀打开门来,眼前的一片狼藉让他终于没了一种叫做挫败感的东西。

 

“你看上去很幸灾乐祸。”鲁鲁修将文件整理成册,放置一侧。

 

“对了,今晚C.C应该也会去,她工作室毕竟收到邀请函了,没有任何理由不去。”朱雀一挥手臂不料将桌角的书籍弄乱,换来鲁鲁修的无数记白眼。

 

 

大概是近段时间忙得够呛,他竟忘了C.C也收到了晚宴的邀请函这回事。

 

上次的晚宴事件他至今还记得,想想如果那酒瓶落在C.C身上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还是不太放心那女人。

 

“把你之前采访证给我。”鲁鲁修突然想起来了,在他刚上大学的时候朱雀曾做过一段时间校外采访。

 

虽然是学校的,不过好歹是个正式点的记者证件,也能勉强混进去。

 

鲁鲁修一想到修奈泽尔会出席宴会,心里不由得一阵异样的感觉。

 

他一向讨厌他这个所谓的二哥,随着他实力逐渐壮大,这几年尤金帝国也没少向财团施加压力。

 

 

对他来说也有些棘手。

 

 

“在包里,到时候给你,赶快走吧,别迟到了引起别人注意。”朱雀在一边提醒道。

 

 

当两人到达宴会现场的时候,宴会才刚刚开始,人群并未聚集起来,不过因为这次晚宴收到邀请的人并不少,偌大的宴会现场也并未显得过于空旷。

 

鲁鲁修和朱雀一进会场便分开了,一个校外普通记者与大型财团的代理人长时间走在一起不免会引起他人留意注目。

 

鲁鲁修着一身黑色休闲装,戴了墨镜,手里拿着相机,这样一身扮相倒使他在人群中并不引人注意。

 

他的目光不自主地看向来回走动的人们,在寻找着心中那熟悉的身影。

 

想看到她是否安好。

 

 

C.C和V.V一进入宴会现场便碰到了无所事事的尤菲,三人便站在一起闲聊。

 

正在三人聊到尽兴之时,身后传来了一个极其尖锐的女声:“呦,这不是帝都的大设计师嘛。”

 

C.C转过身,眼前人的出现让她并不意外,维蕾塔的出席是她预期以内的,毕竟对方也是在国内晓有盛名的设计师,理应出现在这里。

 

眼前的银发女子正是尤金帝国首屈一指的服装设计师维蕾塔,她身穿黑色抹胸礼服,一脸轻蔑不屑:“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今天真是不走运。”

 

尤菲见状正要说些什么,看到C.C示意的眼神终是止住要说的话。

 

C.C并未有所反应,抿唇反讥:“你我皆是被正式邀请,想必你也是清楚此事的。”

 

维蕾塔冷哼一声:“我可是凭着自己的真实实力走到现在的,一个抄袭小人有什么资格参加晚宴。”

 

C.C一直笑而不语,她不屑理会维蕾塔这种只会栽赃陷害手段的人,更没有理由生气。

 

“自己穿的衣服出门前也不照照镜子,不嫌老土啊。”V.V呛声反击了回去,语气尽是不爽。

 

“你! ”维蕾塔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服装,并未有任何不得体的地方,她便狠狠地瞪向C.C等人。

 

见C.C不予理会的态度,维蕾塔不禁怒火中烧,她无法忍受自己多次的荣誉被眼前这个女人夺走,更无法忍受与她共处一室。

 

但她必须忍,她已经被告诫过不能再有任何纰漏,否则自己将来以后的路也不会好走。

 

正值气氛微妙之际,被一个清澈低沉的男声打破:“两位都在啊,让我好找。”

 

C.C原本毫无兴趣的兴致被重新吸引,她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拥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礼服,嘴边的浅浅微笑似是让人陷入其中,极是优雅。

 

 

她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应是尤金帝国的现任执行总裁修奈泽尔。

 

 

“冒昧的问,不知这位美丽的小姐是否愿意和我跳一支舞,您看上去并没有舞伴。”修奈泽尔伸出手,不失礼节的做出邀请。

 

C.C感觉得到此人虽看上去表面温和,但他似是能一瞬间就能猜透她的内心所想,眼神中也有着几分精明,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他的主动邀请已经代表着他已经识破自己的计划,此时此刻,她不能妄然拒绝。

 

“我的荣幸。”C.C顺势牵住修奈泽尔的手,两人在尤菲等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走向舞池。

 

他们家那位要是知道了,这次恐怕C.C就要凶多吉少了,V.V不禁在心里替她祈祷。

 

 

大抵是一天紧张工作的缘故,鲁鲁修时常会头疼的毛病犯了,他揉了揉太阳穴,正在失神之际,他的神志突然被周围人群的惊诧声吸引过去。

 

在他抬头的一瞬间,整个人似是愣住了,眼神发直,目光似是一时无法从人群中央的两个人身上离开,连紧握相机的手指也松开了几分。

 

这恐怕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要质疑自己的视力。

 

可是眼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

 

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就算了,可恨的是那个人是修奈泽尔。

 

 

可恨至极。

 

 

想到他对C.C之前的做的种种事情,他不禁怒火中烧,握紧相机的手上也泛起了青筋,极为分明。

 

此时此刻大脑里闪过的所有念头纷纷涌上心头,鲁鲁修站在原地,胸口伴随着情绪在剧烈的起伏,无法得到平复。

 

他努力压抑住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冲过去想将那人拉过来抱在自己怀里的冲动,心里却早已将修奈泽尔无数次的碎尸万段。

 

恨在他不能,他现在却无能为力。

 

 

鲁鲁修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软弱与无能,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去守护C.C?

 

 

简直可笑至极。

 

 

他也不知站了有多久,仿佛舞曲已经进入了末尾,他才如大梦方醒一般,精神似是有些恍惚,随之默默离开了晚宴现场。

 

 

角落的位置,似是谁也不曾存在过,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晚宴尚在进行。



TBC.




本来想把某人吃醋写的比较欢脱 

谁知道莫名写的有些虐////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