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谁的归属》(LC温馨向)第二十四章 上

第二十四章上

 



C.C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钟,她一摸身边已是一片空无,翻身伏在另一个枕头上,闻到属于那人身上那熟悉的味道,不由觉得十分安心。

 

 

她刚下了楼就看到了正在最近沉迷于拼图的娜娜莉和洛洛,两人正聚精会神地思考着,竟未感觉到她的脚步声。

 

看到两人认真的神情,她想到了与那人如同一辙的表情,不禁轻笑出声。

 

面前的两人循声望去,看到是C.C后,两人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歉道:“对不起,是不是我们声音太大了。”

 

C.C上前抚上娜娜莉和洛洛的头顶,声音温和:“没有,我睡到自然醒。”

 

洛洛听到C.C的这句话后,担忧的表情得到缓解,他吁了一口气,说道:“还好,不然哥哥会说我们不懂事的。”

 

C.C脸上的笑意愈浓,安抚两人道:“真的没事,再说鲁鲁修他怎么会舍得。”

 

“那只能说明哥哥太喜欢C.C了。”娜娜莉笑眯眯的说道。

 

C.C看着眼前的娜娜莉和洛洛,心中似是感觉到了一种原本不属于她的东西。

 

很温暖,那便是他给予她的亲情。

 

 

C.C简单的喝了碗粥后,便坐在两人身边看着一本鲁鲁修经常看的书。

 

不得不说,这男人的品味还真奇特。

 

原本以为家里会放很多财经杂志,事实上并不是,小说倒是可以翻出来很多。

 

不过她倒觉得这正是鲁鲁修的作风,内外的强烈反差倒让人觉得他很特别。

 

正当C.C手指翻动书页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嗡嗡作响,她看着闪动的名字便接听了电话。

 

“V.V,什么事。”C.C的目光仍停留在书页上,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着。

 

“C.C,我被人跟踪了。”V.V的声音有些气虚喘喘,可语气依旧平稳。

 

C.C看到身边两人的注意力还停留在拼图上,思索了一下,终是起身上了楼。

 

她轻轻地关上了房间的门,询问道电话那边的人:“怎么回事。”

 

电话那边,V.V刚找了个隐秘的咖啡厅坐下,语气沉稳:“我怀疑是冲你来的,有三个人,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甩掉。”

 

C.C的脸色毫无波澜,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她记起来了,晚上有一个酒会,她记得地点是一家尤金帝国旗下的酒店。

 

自从上次的栽赃抄袭事件发生以后,她便把注意力转移到尤金帝国上,上次的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

 

这次调查她的人想必是比尤金帝国那个无用的服装设计师维蕾塔权力还要大的人。

 

鲁鲁修很少给她讲过之前家里的事情,记得上次自己生病在家的时候,他讲过他很讨厌他的二哥。

 

修奈泽尔,她之前听说过这个男人的名字,在潘多拉贡也算是风云人物。

 

 

“V.V,今晚尤金帝国在酒会上谁将会出席。”她冷静的分析着,语气平常。

 

“没有错的话,应该是执行总裁修奈泽尔,你怀疑是尤金帝国那边做的手脚?”V.V喝了一口刚刚端上桌的苏打水,问道。

 

“可能与上次的秀场和栽赃抄袭也有关。”这一切不像是巧合,该是有人在背后已经策划好的。

 

C.C冷笑,对方三番几次的目的无非想让她从此销声匿迹,手段倒是高明,不留破绽。

 

“今晚你不会还要出席吧,我不建议你去。”V.V把玩着桌上的勺子,向电话那边说道。

 

C.C嘴唇勾起,神情不明:“不,陪我演场戏,演好了给你加工资。”

 

这边,V.V听到她的这句话后,手抖了一下,问道:“瞒着你家那位吗?”

 

C.C迟疑了一下,回答道:“结束后我会告诉他。”

 

她想自己去应证。

 

“得,出事了你负责啊,不能天天让我背锅。”V.V的语气很是怨念,使劲吸了一口面前的苏打水。

 

C.C挂了电话后,并未下楼,而是静静的坐在床边。

 

房间外的阳光似是在一瞬间变得黯淡,不过很快便恢复原状。

 

 

克洛维斯酒庄。

 

克洛维斯酒庄是尤金旗下的一家酒庄,这座酒庄是现任尤金帝国执行总裁修奈泽尔一手创办。

 

以自己早逝弟弟的名字作为酒庄的名字,可谓意义非常。

 

酒庄素以一种叫做“Barbera”的葡萄酒著称,原产地为意大利,酒庄通过潘多拉贡的传统酿制方法来降低了原品种中的高度酸味,颇受欢迎。

 

 

酒庄不仅可以购买葡萄酒,同时也提供了人们可以娱乐的地方,环境优雅中不失典雅。

 

 

酒庄雅间。

 

房间里很是安静,偶尔可以听到酒杯碰撞和红酒倒入杯中的声音,微风轻柔地吹进房间,带着几分鲜花的清香。

 

房间里的气氛也是放松自然,但与正在进行棋局对弈的两人有着些许格格不入。

 

金发男子游刃有余地纵观着眼前的棋局,时不时托起桌边的红酒杯放到嘴边轻抿一口,动作举止极其优雅。

 

也许是长时间的无言让气氛变得有些微妙,金发男子将酒杯放置一侧,含着笑意对面前与他对弈的男子说道:“卡农,该你了。”

 

只见那人一头浅绯色长发,长发被发带轻松束起,蔚蓝色的双眸正认真的盯着面前难以破解的棋局,听到那人唤着自己的名字后,俊秀的面容上浮现出浅浅的微笑:“少爷,我棋艺不佳,让您见笑了。”

 

只见面前的男子脸上笑意渐浓,举起酒杯,示意着面前的人,卡农见状,很快便理解了他的用意,同样地举起酒杯。

 

清脆的酒杯碰撞声在空旷且安静的房间里并未十分突兀,反而有一种空灵的感觉。

 

“你的棋艺已经进步了不少,刚才的那次进攻也可以说是绝妙,而且现在你已经学会了真正的进攻。”那人语气温柔,看向面前的人眼神意味深长。

 

这个人正是修奈泽尔,尤金帝国的现任执行总裁。

 

卡农并不喜饮酒,只见他轻轻地抿了一口手中杯中的红酒后,便放置一侧不再触碰。

 

“你还是和之前一样啊,不喜欢喝酒。”修奈泽尔轻笑着,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在下酒量一向不佳,就不在少爷面前献丑了。”名叫卡农的男子脸上一直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只见他将手中的棋子向目标地推进,没有一丝犹豫。

 

“这样就将军了。”修奈泽尔的手指轻抬,推翻了卡农面前的国王。

 

对方赢了,卡农反而觉得更加放松了。

 

与他下棋,无非是磨练自己的心智罢了。

 

 

“这一步还需要练习,这里不能攻击,退让也是一门功课。”修奈泽尔脸上的笑意微敛,神情思索。

 

“所以少爷这次要收手吗?”卡农站起身来,将椅子放置回位,双眼注视着眼前的人。

 

修奈泽尔的神情变得微妙,双眼更为深邃,修长的手指离开了酒杯,微笑道:“不然会被察觉到的,不管是哪边,那位小姐恐怕早已经察觉了。”

 

“今晚暂且收手,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我们需要时间。”修奈泽尔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对身边的人说道。

 

“少爷你的猜想...”卡农的神情看上去有些迟疑,询问道。

 

“还未到最后一步,不能这么轻易下定论,现在时机还未到。”修奈泽尔的目光投向窗外,语气平常。

 

“是,我知道了。”卡农敛起心底的情绪,顺着与那人相同的目光,回答道,语气恭敬。

 

 

TBC.




巴贝拉(Barbera)


原产地:意大利


特点:有着樱桃、李子、黑莓和玫瑰的风味。大多种植在意大利,其酒体饱满,酸度高,单宁低,是大部分用来混酿葡萄酒的主要葡萄品种。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