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 《谁的归属》(LC温馨向)第二十三章 上

第二十三章(上)

 



潘德拉贡,作为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的帝都,繁华而不失神秘。

 

这座城市,如同一个冰冷的钢铁水泥建筑物,它没有任何可以触感的温度和可以轻易踏及的地方。

 

现实却不缺乏建设性。

 

 

帝都玺园则作为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据说在这里购买房产的人身份都神秘莫测,各个客户的资料只有内部人员通晓。

 

 

尤金古堡位于玺园的偏僻地带,整个建筑被绿植包围,虽隐逸少人,但依然干净典雅且勃勃生机。

 

听说这座古堡主人的夫人极其喜爱植物,夫妻二人十分恩爱。

 

不幸的是,这位夫人于几年前一场车祸去世,丈夫痛失爱妻,将古堡外全部种上了妻子喜爱的植物,仿佛她从未真正离去一般。

 

这位夫人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

 

她叫玛丽安娜。

 

 

古堡内部很是空旷,空间很大,不过古堡内外放眼尽是不同种类的植物,倒是衬托着这座空洞的建筑物更具有生命力。

 

 

古堡内室。

 

打开内室大门后,整条走廊尽是白色的花海,风信子淡淡的花香味飘散在整个空间。

 

 

二楼的飘台之上,似是有一个人在那里伫立。

 

那是个男人的身影,他负手而立,一头浅栗色的柔软卷中长发,头发被随意束起,身材高大挺拔,一身中世纪的装束,古典不失休闲。

 

这时一个同样高大的男子走到他身旁,他一身笔直西装,一头深灰色短发,尊敬地称呼身边的人道:“先生,原来您在这里。”

 

男子原本欣赏景色的眼神渐渐收回,对身边的人说道:“查得如何。”

 

“如先生所料,二少爷已经开始动手。”俾斯麦神态恭敬,回答道。

 

“盯紧修奈泽尔和RA财团那边,那个设计师你调查一下。”男子勾唇轻笑,神情不明。

 

“遵命。”俾斯麦应道,接着便退下了。

 

男子脸上始终带着运筹帷幄的不明笑容,似是喃喃道:“玛丽安娜,你期望的就要快实现了...”

 

 

RA财团最近则像如临大敌一般,每个人的脸上有着严肃之色,但仍是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朱雀已经从清晨忙到了傍晚,精神已是非常疲惫,可手中的会议文件仍是不少,怕是还有一阵忙了。

 

还好最近鲁鲁修倒是有些良心,两人忙的没日没夜的,最近经常拖到半夜才能回家。

 

正在朱雀出神之际,被熟悉的声音拉回:“喏,咖啡。”

 

他抬头一看,是鲁鲁修那张略显疲惫的脸。

 

“你今晚又要晚回家了吧。”朱雀拿起桌上的咖啡,也不顾及任何形象大口喝着,问着身边那忙碌的人。

 

“嗯。”鲁鲁修有些疲惫也有些敷衍的回答道。

 

不过他也实在没办法,最近财团将要合作的是一家国外的公司,对方要求极高,似是在有意刁难他。

 

不过他的目的是势必要达成合作,构成海外合作通道,这样对公司海外拓展也更加有利。

 

不过他最近由于工作忙得厉害,回到家已是深夜,娜娜莉和洛洛在那个时候已经睡了。

 

C.C会等着他直到他回来,不过他记得有一次,当他回到家时,那人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像只无人保护的小动物,安静而无害。

 

他也不忍打扰,拿了一条极厚的毯子覆在那人身上,两人在沙发上度过了一整夜。

 

C.C虽没有表现出表面上的情绪,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心疼。

 

 

正在他出神之际,手机微震的声音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他拿起手机,是C.C给他发的短信。

 

“我这边结束了,会开完了吗?”

 

 

不知怎么,他心中的压力和阴霾似是在一瞬间就消散了,身体的疲惫感也缓解了许多。

 

鲁鲁修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晚上的会议只剩下不多的时间,速度飞快地打好了自己要说的话,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手机。

 

 

C.C刚到家不久,正在换洗衣服的时候听到桌上传来的手机震动声,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她擦拭完沾有水滴的手指,屏幕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则短信。

 

 

“刚结束,晚饭在冰箱里记得热,记得早些休息。”看到这里,她可以想象到那个男人已经忙到焦头烂额却仍不失耐心依旧在叮嘱着她这些琐事时的模样。

 

这几天虽然他们白天见面时间并不多,大部分也只靠短信交流,晚上等到鲁鲁修回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可不论多晚,他们总会相拥而眠,鲁鲁修沉稳的呼吸声和温暖的怀抱总会让她感到安心和满足。

 

只要是他,什么都好。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钟,鲁鲁修疲惫地揉着太阳穴的位置,坐在椅子上长吁了一口气。

 

他似是想到了些什么,神情变得温和,方才脸上的疲惫之色似是已经慢慢散去。

 

想快点回家,他的脑海中现在只有这一个念头。

 

 

鲁鲁修告别了朱雀后,难得打了一次的士回家,似是因为他些许急切的心情,很快便到了。

 

 

他开门的声音极轻,轻到几乎听不到他的脚步声,换了鞋子后,他缓缓地走向灯光所在之处,动作小心翼翼。

 

灯光下的女子似是已经睡着,因为缺乏安全感的缘故,她正抱着一个枕头恬然的睡着,依稀可以看到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不忍打扰。

 

鲁鲁修突然想起,最近他为了帮C.C攒够印章去换披萨店里的吉祥物可没少往披萨店里跑。

 

他并不喜欢吃披萨这类油腻的食物,不过最近公司的事情忙得实在是没有精神照顾饮食,吃了几天披萨后,他的胃病甚至有发作的征兆。

 

不过想到可以给那人一个惊喜,生一次病倒也不算什么。

 

 

C.C依稀之间似是听到了门被关上的声音,但意识不知怎的还在困倦的边缘,不太清明。

 

她听到了倒水的声音后,意识逐渐清明,缓缓地坐起来,揉着困倦的双眼。

 

 

鲁鲁修注意到了身后人的动作,手里的胃药还来不及拆开,坐在一旁注视着眼前的人。

 

“欢迎回来,鲁鲁修。”C.C缓缓抱住眼前的人,她能感受到那人身上的阵阵凉意,还有那熟悉的清香味。

 

鲁鲁修轻抚着C.C的后背,鼻间尽是那人秀发上淡淡的蜂蜜味,让他恋恋不舍,不忍松开。

 

这时,C.C瞥到了桌上尚未开封的胃药,拍拍那人的肩膀,轻声道:“我去做点夜宵,在那之前不要吃药。”

 

她的脚尖刚接触到地面时就被那人一把拉住,耳边尽是他低沉的声音:“你很困了,去睡吧。”

 

她转过身,两人额头相抵,她缓缓地抚上那人的脸庞,在他耳边说道:“听话,你去洗澡,马上就好。”

 

那声音似是带着蛊惑的力量,不过他宁愿去听从,没有一丝顾虑。

 

 

C.C看着那人上楼的背影,突然之间觉得十分沉重。

 

他背负了太多责任,只有在弟弟妹妹面前才卸下盔甲,却又无法说出自己的苦衷。

 

但他对生活依旧有着自己的条理性。

 

理智得让人心疼。

 

 

冰箱里还有些食材,面条淡淡的香味充斥在厨房中,映在窗台的月光与忙碌的人相应着,如同一幅温馨的画卷一般。

 

 

这时,鲁鲁修一边擦着未干的头发一边下楼,因为刚刚洗完澡的缘故,发梢还在滴水,浴袍中规中矩的穿着,但仍是可以看到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不失气质。

 

他来到厨房,看到面前的人似是在煮着些什么,空气中尽是蔬菜和面条的清香,此时此刻,在他心中,这面前的场景似是胜过一切美景,让他心动。

 

 

鲁鲁修轻轻走上前去,拥住了面前的人,下巴抵在那人的肩膀上,含笑道:“好香。”

 

C.C将面条盛出,放置在碗中,转过身拿过鲁鲁修脖颈上的毛巾,不紧不慢的擦拭着他黑色的短发,直至发梢不再滴水。

 

 

一碗清淡的素面,却让鲁鲁修吃得格外香。

 

不过,他不得不说,C.C的厨艺真的很好。

 

 

两人很快便回到了房间,不过鲁鲁修不像平时一样进行自己睡前阅读的习惯,他实在累极了,刚躺在床上的时候眼皮已经全然睁不开了,意识也逐渐模糊。

 

依稀之间,他似是感受到了柔软发丝在脸上拂过类似痒痒的触感,身边的人动作轻柔的躺在他的身边,他下意识地将那人抱在怀中,意识慢慢坠入黑暗。

 

C.C抚上那人的头顶,轻声道:“晚安,鲁鲁修。”

 

 


夜色如墨,安静美好。


TBC.



注:风信子花语---重生


评论
热度 ( 9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