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 《谁的归属》 (LC温馨向)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关于Pure的“抄袭”事件风波很快被压了下去,网络上的双方各路水军虽依旧在激烈地论处事件的正负以及矛盾点,不过最后双方渐渐平息,事情也就这样被解决了。

 

 

似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解决,工作的压力也随之消散了之后,C.C同如释重负一般,终是病倒了。

 

 

已是深夜,家里的灯却依旧亮着,房间里的灯被调试得没有让人感觉到不适的亮度,床边坐着一个修长瘦削的身影,他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鲁鲁修...”随着床上人的呼唤,他瞬间缓过神来,握住身边人的手,眼神中的担忧虽是有些隐藏,但依旧是一览无余。

 

“现在清醒了吗?来,喝点水。”只见他一边拿起水杯,一边将手覆在那人的额头上,仔细地试探着温度。

 

C.C感觉到身体里连一丝力气也没有,整个人如同陷进了棉花团里一样,但不知怎么,整个人却很是安心。

 

只见眼前的人正在小心翼翼地喂她喝着水,还一边贴心地擦拭着她嘴角流下的水渍,动作十分轻柔。

 

“不知道为什么,一切事情都放下心来了,我反而病得更厉害。”听到C.C虚弱无力的话后,鲁鲁修有些皱眉,他又拿了一个枕头轻柔地垫在C.C的身后,让她更舒服些。

 

C.C烧得很厉害,可他不论怎么劝她,她似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怎么也不肯去医院。

 

“答应我,如果明天还觉得不舒服,我一定要带你去医院,说好了。”想来她的脾气也是倔强,不过唯独在这件事上他不能依了她。

 

“好...”C.C感觉到眼前越发模糊,只能无力地应着,终是昏睡过去。

 

鲁鲁修看着那人似是睡着了,小心地将那人的身子放平,却感觉到怀中人身上穿的衬衣已是完全湿透,人似是也失去了意识,无力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想来这样下去C.C会更难受,他轻柔地将怀中的人放平,起身去了洗手间。

 

鲁鲁修很快将手中的毛巾打湿,回到房间中,因为灯光有些昏暗的缘故,他将灯光稍稍调亮些,轻轻地擦拭着C.C的手臂。

 

两人早已坦诚相见,他也没什么好顾忌,轻柔地解开怀中人身上衬衣的扣子,小心地擦拭着,盼望着她的体温能降下来。

 

擦拭完毕后,他拿了一件自己的衬衣极轻地帮怀中的人换上,些许是毛巾很凉的缘故,C.C的体温降了一些,呼吸也慢慢趋向平稳,总算让他松了一口气。

 

鲁鲁修轻柔地帮她把被子掖好,将灯光调暗,坐在床边,沉默不语。

 

 

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尤金帝国那边绝对有人做手脚。

 

究竟是柯奈莉亚还是修奈泽尔?

 

按照柯奈莉亚的风格,她不会搞这些小动作。

 

不过这种一石二鸟的计策倒像是修奈泽尔的风格。

 

他突然想起幼时与修奈泽尔下棋的时候,他倒是从未赢过他这个所谓的二哥。

 

不过现在就不一定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鲁鲁修那紫色的双眸显得越发深邃,更加的深不可测。

 

 

鲁鲁修思索了一整晚,倒也不困,便动手开始准备早餐。

 

他煮了些稀粥,放轻脚步地将手中的汤碗端上楼去,放在床边。

 

C.C似是还在睡着,鲁鲁修轻轻地抚上她的额头,不知怎么的,她的体温此时又有些偏高,有些烫手。

 

想来药箱中还有治退烧的药,他记得是回国前塞西尔放到他背包里的,据说很管用。

 

鲁鲁修将药箱打开,拿出药片,接着碾碎溶解在水中,将身边人的身子缓缓托起,拿了一个枕头放在她的身后,他拿了一个小勺,每舀一勺便要试试温度才放心喂给身边的人。

 

喂药的过程折腾了很长时间,他刚要休息之时,楼下的门铃却响了。

 

他有些疑惑,这个时候谁会来?

 

心中想着八成是朱雀和尤菲,在他刚打开门时,两个熟悉的身影便瞬间扑进他的怀中,让他有些措不及防。

 

 

两个毛茸茸的脑袋齐齐抬头,让鲁鲁修瞬间愣在原地。

 

“娜娜莉,洛洛,你们怎么回来了?”他已是许就未与两人相聚,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哥哥,我的腿已经好了,你看,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看着妹妹健康的站在自己面前,他的心中不由得十分激动。

 

“呦,鲁鲁修先生,好久不见。”听到塞西尔的声音后,鲁鲁修才缓过神来。

 

“我说了可以不用敬语,塞西尔。”他无奈地看着眼前正在讨论的两人,一时语塞。

 

 

迎接四人进了屋子后,鲁鲁修切了几种娜娜莉和洛洛都喜欢吃的水果,苹果也切成了小兔子的造型。

 

“娜娜莉的腿经过康复训练后已经可以自由走动了,不过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还不可以进行跑一类的剧烈动作,其他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哦,她很好,非常好。”塞西尔知道鲁鲁修在顾虑什么,所以也解释得很是清楚。

 

“谢谢你们。”罗伊德听到鲁鲁修的这句话时,不禁大笑出声。

 

“你这样的著名臭鸭子的脾气,感谢就省了,我们跟着一起过来也是因为想在帝都玩一玩,如果吃喝玩乐你都可以报销的话,那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感谢咯。”罗伊德不禁打趣道,笑容也变得奸诈。

 

“没问题。”鲁鲁修微笑着回应道。

 

“哥哥,朱雀告诉我你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哦。”娜娜莉一脸八卦地说道,大眼睛也越发灵动起来。

 

“在哪里,让我们也见见! ”鲁鲁修在塞西尔眼中一直是个绝对的妹控加弟控,她倒想看看他的眼光如何。

 

“她不太舒服,在楼上休息,等她身体好了,我再向你们介绍认识。”娜娜莉显得有些失落,毕竟她很想见到哥哥的女朋友。

 

因为刚到帝都的缘故,塞西尔和罗伊德以不打扰为理由,两人早早便离开了屋子。

 

到了晚饭时间,鲁鲁修做了娜娜莉和洛洛都喜欢吃的红酒牛排,他看着两个人吃得正欢,也很是高兴。

 

 

他煮了些稀粥,盛出一碗端上楼去,刚推开门时,看到房间中的灯光虽有些昏暗,但是C.C似是已经醒来,正半躺在床上,被子散落在一边。

 

他放下手中的汤碗,无奈的将散落在地上的被子拿起,重新覆在C.C的身上,坐在床边,床因为他坐下的地方而陷下去一小块地方。

 

“是娜娜莉和洛洛吧。”C.C的嗓音有些沙哑,音量也很低。

 

“嗯,等你身体好了你们再慢慢相处,听话,把粥喝了。”C.C刚要拿起汤碗时便被鲁鲁修阻止,她也不再勉强,安静地被喂着,十分乖巧。

 

C.C的胃口还是不太好,喝了小半碗便再也喝不下去,鲁鲁修只好将汤碗放在一边。

 

“好些了吗?”看到她的脸色仍是苍白的样子,他仍是有些担心。

 

“好多了,头有些疼所以没什么胃口。”看着面前的人为她担心的模样,C.C竟感觉他很是可爱。

 

“这样,你过来陪我躺会儿,说不定就不疼了。”鲁鲁修听着她的语气有点像撒娇的意味,脸上终是有了笑意,拉开被子的边角,躺在她的身边,将那人抱在怀中。

 

“昨天晚上你没怎么睡吧?”即使灯光很是昏暗,她依旧可以看清面前人的面容。

 

“没睡意而已。”鲁鲁修吻上怀中人的额头,神色疼惜。

 

似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她显得十分乖顺,事事都听着他的。

 

“今天怎么这么乖。”他似是听到怀中人的轻笑声,身子也越发向他这边靠拢。

 

“等你病好了,作为奖励,可以给你做一次披萨。”怀中的人似是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似是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个病人的这个事实。

 

“要不要听故事?”他注意到,C.C因为头疼的缘故精神状态也不太好,看样子也是不能很快入睡。

 

“好。”或许只有和他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才能让她难以沉静下来的内心很快便平和下来。

 

她缓缓闭上双眼,她能清晰地听到鲁鲁修强有力的心跳声,能闻到他身上那种熟悉的清香味,他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仿佛时时刻刻就在她的耳边。

 

十分安心。

 

 

月明风清,安静平然。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