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 《谁的归属》(LC温馨向)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他这是怎么了。

 

鲁鲁修这样质问着自己。

 

他感受到怀中的人在颤抖,想要抗拒他的亲吻,几欲挣脱之下,换来的只是他更为猛烈的进攻。

 

霎然间,怀中的人放弃了挣扎,眼神痛苦绝望,泪水任由滑落在耳侧。

 

看到这般,鲁鲁修渐渐冷静下来,慢慢地放开了怀中的人。

 

随着鲁鲁修动作的停止,C.C瘫软在他的怀中,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体依旧颤抖。

 

看着C.C难受的模样,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终是狠下心,扳过她的身体,迫使她看着自己。

 

怀中的人仍在喘气,双眼通红,脸颊上仍有清晰的泪痕,嘴唇有些红肿,有些不安甚至迷惘地看着他。

 

“我是谁?”听到他的这句话,怀中的人有了反应,毫无力气地回答道:“鲁...鲁鲁修...”

 

“你还清醒就好。”他终是无奈,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些。

 

鲁鲁修抚着她的长发,语气疼惜:“对不起,今天是我莽撞了,今后我绝不会让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保证。”

 

C.C倚靠在他心口的位置,她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整个人渐渐平静下来,身子也不再颤动。

 

在两人对视期间,他看到了C.C眼中的绝望。

 

她极为缺乏安全感,即使她平时看上去十分坚强,对任何事都不在意。

 

她遭受过非人的待遇,并且那些遭遇带给她了许多别人难以想象到的痛苦。

 

可她依旧独自一人在默默承受,不愿倾诉,不愿意给别人交流任何事。

 

到底他究竟错过了她多少时光,多少痛苦的过去。

 

 

“鲁鲁修。”突然间,怀中的人唤着她的名字。

 

“嗯,我在。”他轻柔地抚着怀中人的后背,轻轻应着。

 

“对不起,我刚才...”C.C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背后的人所阻止。

 

“是我该说这句话,你不要自责,也不要埋怨自己。”C.C听到他这句话后,心里更加难受。

 

他还是那么温柔,总会哄着她,不让她多想其他事情。

 

像她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待在他的身边,她又怎么能够爱上他到无法自拔不肯放手。

 

她怎么能够这么贪心?

 

 

“今晚我抱着你睡,好不好?”从头顶传来了他极其轻柔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

 

鲁鲁修见怀中的人迟迟没有回应,连忙解释道:“我保证,我绝对不乱动。”

 

这时,怀中的人环住了他的腰,声音有些沙哑:“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想睡了。”

 

怀中的人似是很快就进入了睡眠,鲁鲁修小心地抱着她的身子躺下,将灯调得极暗,轻柔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看她的睡颜还是如此不安,他顿时全无睡意。

 

 

终是一夜无眠,清晨之际,在他想要起身之时,怀中的人却拉住了他的衣袖,他低头看去,怀中的人似是也没有睡好,双眼微微有些红肿,黑眼圈极深,嘴唇的红肿好了许多但依旧可以看出痕迹。

 

“今天我想待在房间里,我想一个人静静。”怀中的人翻过身子,背对着他,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

 

但是看到她的样子,他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帮她掖好了被子,便推开门离开了。

 

 

些许是因为一夜未睡的缘故,鲁鲁修的状态并不好,用早饭的时候他有些心不在焉,这些都被朱雀看在眼里。

 

朱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询问道:“怎么了,C.C怎么没过来,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鲁鲁修并没有精神去回答,淡淡的应道:“她昨晚醉得太厉害,今早有些头疼,所以今天没有出门。”

 

“我看你精神也不好,今天也别和我们一起了,好好陪陪她吧,你也需要好好睡一觉。”朱雀看他也不想说什么,没有继续再问下去。

 

“嗯。”他虽嘴上应着,但心里却依旧在想着昨晚的事。

 

昨晚明明自己没有醉,整个人却完全不受控制。

 

还让她想起了那么痛苦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更是毫无睡意,即使是一夜未眠。

 

终是回到了房间,他生怕打扰到C.C,他轻轻地坐下,没有进入内室。

 

不知怎的,些许是因为身边环境太过安静的缘故,鲁鲁修似是感觉到困意在慢慢向他袭来。

 

他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眼前越来越模糊,逐渐趴在桌上失去了意识。

 

 

是谁?

 

好像有人在拉着她,在束缚着她,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身边的环境污浊不堪,C.C发觉似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向她靠近,朝她包围着。

 

“你需要净化,净化你这颗混浊的心...”突然出现的声音可以听出十分苍老。

 

突然间,她感受到来自胸口那如同撕裂一般的痛苦,让她喘不上气来,呼吸沉重不已。

 

身边是一阵嘈杂的声音,各种各样的人,以及各种各样的声音。

 

渐渐地,归于一片死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她希望被拯救于黑暗之中,也只希望只是那一个人。

 

以前,她从不认为自己的存在是有任何意义的。

 

她最恨抛弃,痛恨过折磨过她的任何一人。

 

不过仔细想来,那是毫无意义的。

 

仇恨,是个伤人的利器,它可以吞噬一个人的心智,直到将自己吞噬于那无边的黑暗之中。

 

可是在她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他。

 

让她那颗冰冷的心终于有了像人一般的温度。

 

让她感受到至少像一个人那样活着,不像孤魂野鬼一般,在这个世界里迟迟找不着任何归属,如同四顾茫茫。

 

是光芒,那个人带给她的是那无尽的光芒。

 

光芒并不耀眼,但已足够温暖她的心。

 

唯有你一人可以给我。

 

 

C.C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如同在水里被捞出来一般,她似是哭了,但她不认为那是拥有情绪的哭泣,仅仅只是流泪罢了。

 

她感觉到和服已经被汗水所浸透了,身上黏腻得很。

 

但不知怎的,她的心却定了,已经不再慌乱。

 

过去的事情固然已经发生,她无法改变。

 

但她已经可以选择坦然去面对,甚至可以放下了。

 

洗了澡后,些许是因为一天都未进食的缘故,C.C感觉自己有些饿了。

 

她刚打开了内室的门,就被在桌子上趴着熟睡的人吸引了目光。

 

她拿了一条薄毯,轻柔地覆在鲁鲁修的身上。

 

他右边的侧脸有些红肿,虽不明显但她还是可以看得出来。

 

是她昨夜打的。

 

想来他并没有错,昨夜本是她自己喝醉了酒,说是她主动的也不以为过。

 

今天晚上好好补偿他吧。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羞涩的神情,脸颊有些微红。

 

 

在C.C前往餐厅的时候,中途遇见了朱雀和尤菲,那两个人一见到她便忙问鲁鲁修的情况,听完C.C的回答后,两人松了口气。

 

“还以为你们两个吵架了,我还想去说说他呢,这下看来不用啦。”C.C听到尤菲的话不由得轻笑出声。

 

“你不用去餐厅了,我们本来想给你们带过去的。”尤菲一边将手中的食盒递给C.C一边说道。

 

“我和朱雀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吃啊。”尤菲和朱雀很快便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在她轻轻地推开门后,发现鲁鲁修还在睡着,将手中的食盒小心地放在地上。

 

想来他定是累坏了,不然一般不会趴在桌子上还睡得这么沉。

 

C.C缓缓地抚上那人的头顶,动作极轻。

 

他似是感受到了什么,缓缓转醒,眼睛慢慢睁开,目光看向了身边的人。

 

“醒了吗?”C.C将食盒中的食物拿出来,放置在桌子上,询问道。

 

他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想到这里,鲁鲁修不由得扶额。

 

“吃点东西吧。”C.C将手中的碗筷递给他,说道。

 

两人没有说话,静静地吃着桌上的食物。

 

鲁鲁修首先打破了沉默,轻轻地覆上身边人的手,说道:“好些了吗?”

 

C.C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注视着他的眼睛。

 

突然间,鲁鲁修感觉到自己被那人抱住,耳边尽是她的声音:“谢谢你。”

 

“你一直在为我担心,我都知道,以后再也不会了。”C.C感受到那人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今后的一切我们一起去面对。”

 

 

在夜幕降临之时,气温下降,屋外下起了大雪,落在别院之中,星星点点,极是好看。

 

然而此时此刻在房间中,气氛尤为燥热,与屋外的温度截然不同。

 

 

“昨晚委屈你了。”随着身上人的动作,C.C轻柔地抚上他的脸庞,在他的脖颈处气吐如兰,惹得他一阵酥麻。

 

“看来今晚不能放过你了。”鲁鲁修虽是初经人事,心中却很是明白。

 

这女人,是在点火。

 

随着他进入的瞬间,身下的人却突然环上他的脖颈,在他耳边问道:“你会不会后悔?”

 

他深觉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并未理会,继续着身下的动作。

 

“唔...”身下的人似是疼得厉害,紧紧地抱着他不肯松手。

 

他轻柔地吻住身下人的嘴唇,似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减轻她的疼痛。

 

随着他越来越激烈的动作,C.C的手臂险些滑落,如同溺水之人在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你还...没有回答我...”他看到C.C的眼中充满着认真的神情,金色的双眸似是充斥着光芒,在闪烁着。

 

“我决不会后悔。”这一辈子,他做过两个不会后悔的决定。

 

一是带着娜娜莉脱离尤金家族。

 

二是毫无犹豫地和你在一起。

 

 

两人仿佛同时看到了光芒,十指相扣,终是相视一笑。

 

那一刻,他们的心中只有彼此。

 

哪怕世界山崩地裂,世间的一切化为乌有,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