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 《谁的归属》 (LC温馨向) 第十八章 下

十八章 下

 



这家温泉山庄属于日式风格,这样的温泉山庄在潘多拉贡并不少见,但也极具特色。

 

房间提前已经分好,因为是正处于冬季的缘故,房间数很有限,还好众人中情侣较多,倒也没什么。

 

山庄里的房间是日式风格的小别院,游玩的人们可以穿上和服来回走动,倒也舒适悠闲。

 

山庄中最大的特色是自给自足,指的是游玩的人们需要自己在山庄里提供食材的地方寻找食材,自己动手制作,当然也可以选择找山庄里的厨师来制作。

 

 

为了晚上的计划,众人中除了不知情的鲁鲁修以外,大家都心知肚明一件事情。

 

不能被鲁鲁修发现端倪。

 

自己找寻食材倒也新鲜,众人很快分好了工,朱雀和尤菲负责去池塘里抓鱼,米蕾和利瓦尔负责鸡场,卡莲和基诺负责蔬菜场,妮娜和夏利负责准备晚上需要的其他物品。

 

鲁鲁修和C.C则负责果园中水果的采摘。

 

C.C的任务很简单,不能让鲁鲁修起疑。

 

 

在去往果园的路上,鲁鲁修并未说太多的话,些许是因为体力还未恢复完全的缘故。

 

C.C看向身边的人,他似是还没缓过神来,不是很想说话的样子。

 

不过想来好玩,鲁鲁修一个一米八二的男生居然爬山也会体力不支,C.C想来就感觉惊奇。

 

不过自己了解到关于他的还是很少,身体方面的今后她也需要知道得更全面才行。

 

 

两人先是前往了苹果园,C.C见到竹筐中的草帽后,先是拿了一个戴在鲁鲁修的头上,看到对方头戴草帽的样子,她不禁轻笑出声。

 

那人似是无奈,又拿起了身边的一个草帽戴在C.C头上,顺便捏了两把她的脸颊。

 

果园中提供了梯子和剪刀,为了C.C的安全起见,鲁鲁修坚持负责采摘的工作,C.C看他那认真的眼神,心中虽觉得好笑,却也感到十分温暖。

 

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很快苹果就满了多半个竹筐,想来数量也足够,两人将手中的竹篮放到提供的推车上,继续下一种水果的采摘。

 

果园中不仅有应季的水果,反季节的水果倒也很多,大部分都在鲜果区冷藏,两人摘了两筐的橘子后,又去鲜果区选了几样水果,任务算是圆满完成。

 

采摘的工作量并不小,鲁鲁修倒是从头到尾没喊过一声累,乖顺得很。

 

C.C见到他这副模样,帮他擦去额间的汗,并安慰性的抱了抱他。

 

“以后我们每天早晨去跑步吧。”C.C的话说了之后,鲁鲁修的目光看向了她,点了点头,并答应她道:“好。”

 

 

两人在返回的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把推车推回了别院。

 

时间倒是过得很快,渐渐地夕阳落下,倒是有了几分朦胧的夜色之感。

 

院中不知何时被人点起了烛光,远远看去那点点光芒,似是装饰着整个别院,一种祥和温馨的气氛充斥在小院之中,让人心中感到十分安宁。

 

鲁鲁修站在院中,独自一人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当他缓过神之后,身边的C.C早已不知去了哪里,当他开始寻找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几个熟悉的声音。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伴着歌声,众人各自熟悉的脸皆出现于烛火之间,正前方,是他正要找寻的人。

 

只见她依旧是那清冷的面容,不过人已不再冰冷,笑容中透露出的暖意是那样使他感到安心。

 

此时此刻,他很想拥她入怀,想注视她的双眼。

 

 

当妮娜和夏利将蛋糕缓缓地推出,众人此时皆异口同声道:“鲁鲁修生日快乐。”

 

C.C走上前去,将手中的平板递给他,并示意他看屏幕。

 

当鲁鲁修看向平板的那一瞬间,映入眼前的是娜娜莉和洛洛熟悉的面孔,两人纷纷戴上了生日帽,身边还站着咲世子。

 

在他的耳边仿佛只有娜娜莉和洛洛的声音:“祝哥哥生日快乐。”

 

他的眼角不禁有些发酸,但他很快调整好情绪,声音无比温柔:“谢谢娜娜莉,谢谢洛洛。”

 

众人的脸上纷纷洋溢着笑容,场面皆使人动容。

 

小院中虽还是能感受到来自冬日的寒冷,但是此时此刻却让人感到无比温暖,使人们忘记了寒冷,记住了此时此刻的美好瞬间。

 

 

众人早已将食材准备好,在寒冷的冬夜里一顿热腾腾的火锅最能驱散寒气。

 

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能使人动心了。

 

 

“大家今天辛苦了,谢谢...你们。”鲁鲁修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显得有些突兀。

 

众人沉默了几秒,基诺不禁大笑道:“你什么时候对我们这么客气了。”

 

“我还要谢谢一个人。”他的目光落在C.C身上,眼神无比深情。

 

“C.C,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他揽过C.C的肩膀,怀中人虽未开口,但笑容不减并点头应着。

 

“欢迎加入我们! ”米蕾的声音似是可以感染在场每一个人,众人纷纷微笑致意,开口表示祝贺。

 

 

夏利注视着面前这一对幸福的人,心中的失落不知怎么却被慢慢冲散。

 

可能,喜欢一个人就是看着他得到幸福吧。

 

那个人,甚至可以不是自己。

 

尽管不是自己,她依旧为那个人感到开心。

 

鲁鲁修,你一定要狠狠的幸福下去,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幸福。

 

 

吃完饭后,为了缓解一天的疲惫,众人的共同意愿是舒舒服服的开始泡温泉。

 

小院中有着从后山引过来的温泉水,有两个区域,是男女隔开的。

 

男生这边倒是很安静,只是偶尔能听到利瓦尔和基诺打闹的声音。

 

女生这边就热闹了,女生们开始围在C.C旁边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诶,我挺好奇的,像是鲁鲁修那样的人,是怎么向C.C告的白。”卡莲不由得打趣道。

 

C.C并未回答,只是浅笑着。

 

米蕾边笑边对C.C说道:“你别看鲁鲁修平时是那么一个认真的人,其实他跟个女孩子似的,很容易害羞,一些话很容易就说不出口。”

 

C.C点点头,这件事她有同感,那个男人真的极为可爱,尤其是被她气得说不出话的时候。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有了更多的笑容。

 

 

她看向坐在她身边的女生们,或是在打闹,或是在静静享受,十分惬意。

 

认识很多像他们这样的朋友也倒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认识了朋友,也找到了最爱的人。

 

真希望一生就这样度过,过着如同细水长流一般的安稳生活。

 

 

泡完温泉后时间尚早,众人围坐在一起,玩起了游戏。

 

“我们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玩过Pocky了吧。”米蕾的脑中灵光一闪,说道。

 

“会长,这合适吗,要是男生们也...”夏利想要阻止。

 

“他们都不会介意的,况且女孩子们又没有介意。”米蕾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坏笑,让男生们有些不寒而栗。

 

游戏的规则无非就是猜拳输掉的人与身边人进行“惩罚”-------两人面对面并且共同从两边吃同一根Pocky。

 

 

“好,第一轮从鲁鲁修开始。”鲁鲁修刚听到米蕾的话,无奈地问道:“会长,为什么是我。”

 

“当然是为了公平起见,你要是看清楚了每个人的规律,游戏该怎么玩下去,那样多没意思啊。”米蕾的话倒是很有道理,挑不出任何毛病。

 

 

游戏终是开始,沿着顺时针方向,坐在鲁鲁修右边的人是C.C,两人的神情都很认真。

 

鲁鲁修一直是猜拳的常胜将军,不过第一局,他输了。

 

“好,接下来是惩罚时间。”米蕾递给了C.C一根Pokcy,兴奋地说道。

 

两人转过身子,看着彼此的眼睛,终是相视一笑。

 

C.C咬起一端,示意着面前的人可以开始了。

 

鲁鲁修的侧脸有些烫,不知是房间里的温度太高还是怎么,此时此刻,他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甚至有些紧张。

 

过程他早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结束时嘴唇上软软的触感,口腔中满满的充斥着桃子甜蜜的味道。

 

还有近在咫尺的那一双眼睛,宛如星辰降临一般,美得让他感到惊心动魄。

 

 

“喂,你们两个不来个深吻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基诺在一旁起哄道。

 

两人慢慢地分开并坐好,鲁鲁修不经意的看向C.C,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她的小脸上竟有些红,透着些许的粉红色,很是可爱。

 

小桌上放了几瓶烧酒,度数也不高,喝着是属于有些甜口的,应是日本烧酒中最为传统的松竹梅。

 

C.C倒了一杯递给鲁鲁修,见他迟疑的表情,轻笑道:“类似于米酒,你尝尝看。”

 

想来酒精度并不高,鲁鲁修接过,放在嘴边酌了一口,酒香甜清冽,后味喝着也圆润醇厚。

 

渐渐地,C.C已是喝了一瓶,她想来松竹梅类似于米酒,应该不会醉,但不知怎的,头却很晕。

 

这时,鲁鲁修注意到她的状态不太好,连忙捧过她的脸想要查看,却感觉到连触碰到的手心都有些烫。

 

他心中一紧,也有些无奈,这傻女人,酒虽然度数不高,自己怎么喝了这么多。

 

他连忙抱起身边的人,先行离开了。

 

 

回房间的路上,怀中的人环着他的脖颈,鼻息喷洒在脖颈上,惹得他一阵酥麻。

 

到了门口,鲁鲁修艰难地推开了门,将怀中的人抱进内室,轻柔地放在床榻上,动作很是小心。

 

正当他要起身之时,身下的人却抱住了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在撒娇:“不走...”

 

鲁鲁修抚上她的头顶,安慰道:“不走,不走...”

 

突然间,他感觉到两人位置翻转,转眼间,C.C已经跨坐在他的身上。

 

鲁鲁修刚想把身上的人抱回来的时候,他却怔住了。

 

那人此时伏在他的身上,额上已是一层薄汗,脸上透着些许的粉红色,双手如同细弱无骨一般,不知在摸索着些什么。

 

“乖,听话,你先躺...”话还未说完,C.C突然低下头吻住了他。

 

气氛不知怎的变得炙热起来,鲁鲁修竟觉得浑身无比燥热,不知怎的,身体先做出了反应,占据了主动权后,将身上的人压在身下。

 

“鲁鲁修...”身下的人柔柔的唤着他的名字,让他内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攻破了。

 

“C.C...”他一边唤着身下人的名字,理智开始消散,慢慢地开始吻向她的额头、脖颈,慢慢向下,吻向她更加私密的地方。

 

 

C.C的神志很是模糊,她感觉到似是有人将她抱起,过了一会儿,将她放在了床榻上,她不知怎的,开始吻向那个人,双手也不知在摸索着什么。

 

她听到有人在唤着她的名字,一声又一声,意识慢慢清醒,看到了那人熟悉的脸。

 

随着他的亲吻,她的身体里似是被人点燃了火苗一般,她感觉到那火苗的温度在他们身上越来越高,整个人都燥热无比。

 

她的和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开了,当那人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肌肤时,她不知为何,身体自然而然地做出反应,从她的口中发出一声轻(he)吟(xie)。

 

当那人的手慢慢向她身后探去,想去解她腰间的封带时,她的脑中突然闪出一幅画面,那如同噩梦一般的画面。

 

她心中一急,瞬间推开身上的人,并且用了全身的力气打了他一巴掌。

 

 

鲁鲁修怔在原地,理智渐渐回归大脑,看着眼前捂着自己身子上半身的人,他一时竟不知该做些什么,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心中此时无比愧疚,他怎么能对C.C存了这份心思...

 

他怎么可以!

 

“对不起! ”鲁鲁修刚要仓皇地准备起身离开时,面前的人却紧紧地抱住了他,她的身子在剧烈地颤抖,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似是有冰凉的液体正在划入他的颈窝。

 

耳边满是她不安和微微哭腔的声音:“鲁鲁修...是不是连你也不要我...”

 

C.C的情绪在一瞬间失控了,她突然想起了许多事,家族的驱赶,修道院的折磨,那些痛苦的回忆此时此刻尽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脏! 也觉得我像个没人要的杂种!是不...唔”她感觉到身前的人狠狠地吻住了自己,甚至让她无法呼吸。

 

这次的亲吻如同暴风雨一般,是那种想要占有,想要将她整个人通通吞入腹内,她甚至能够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情感,那种悲怆至极的情绪。

 

此时此刻,她的心更是无比疼痛,那种痛到窒息,那种无以复加的痛苦在两人的亲吻中蔓延开来。

 

 

山中的夜晚是那样冷,是那样长。

 

凌冽的寒风更为刺骨,冷到了人的心中。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