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 《谁的归属》 (LC温馨向)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已是深夜,屋外的大雪依旧没有要停止的迹象,仍是一番大雪纷飞的模样。

 

在这座被钢铁和科技所充斥的城市中,此番景象已是很难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整个城市似是归于一片平静,大地万物生灵似是纷纷沉睡与此景之中,无人打扰。

 

 

用过晚饭后,两人静静地坐在桌子前,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房间很是安静,有一种平和宁静的气氛在房间中蔓延开来。

 

鲁鲁修在看书,他修长的手指缓慢地翻动着书页,眼神专注,深邃的眼睛似在探寻着什么。

 

C.C有一笔无一笔地不知正在纸上画些什么,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蕴含在神情之中。

 

她时不时地观察着眼前这个人,他做事一向认真,看书也不例外。

 

她记得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在她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很喜欢看书的人,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一个地方看书,那专注的眼神好像任何人都无法打扰他,他话很少,几乎不与其他人进行交流。

 

但他却在她被罚跪的时候对她施以援手,让她感受到从未遇到过的温暖。

 

他的眼睛很漂亮,紫色本应是忧郁的颜色,但他却没有那种让人感觉到寒冷的气息,很温柔。

 

 

鲁鲁修似是些许注意到了C.C看他的眼神,眼神并未离开书页,语气温和,问道:“在看什么,看得那样出神。”

 

“你倒是,看的什么书?”C.C走到他身后,双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似有一缕长发散落在书页上,在灯光下,发丝的尾部似是有一丝光芒闪过。

 

鲁鲁修抚上她的头顶,轻轻地摩挲着,动作温柔。

 

“原来你爱看小说,还以为你会看一些什么关于商业品牌之类的。”她凑在鲁鲁修耳边,惹得他全身一阵酥麻。

 

他似是无奈,将书放在桌子的一侧,将背后的人顺势一拉。

 

C.C感到些许不稳,借力顺势坐在鲁鲁修的腿上,耳边回响着他的声音:“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

 

她不禁轻笑出声,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对啊,古板又迟钝的男人。”

 

耳边他的语气似是无奈:“你这个女人真记仇啊。”

 

“但是我喜欢。”C.C轻轻吻了上去,似是很快被对方抓住了主动权,她环住他的脖颈,回应着他。

 

过了很久,他们缓缓分开,彼此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终是相视一笑。

 

 

大雪依然下着,借着点点灯光,甚至可以看到外面的雪景,点点白雪,装饰着这座城市。

 

“鲁鲁修。”C.C轻轻地唤着他的名字。

 

“嗯。”他轻轻一拉身边的人,将她拉入怀中,回应道。

 

C.C并未说话,两人依偎在一起,彼此心中皆是安宁。

 

 

“为什么喜欢下雪。”看着身旁人的神情,他轻声询问道,神情温和。

 

C.C没有立刻回答,似是在思考。

 

这个问题,他似是从未问过她,之前也是。

 

她喜欢雪花飘洒在手心的感觉,那纯洁的颜色似是可以掩盖一切罪恶以及心中一切烦闷的事情。

 

她并没有说出心中所想,她静静地倚靠在鲁鲁修的肩膀上,没有回答。

 

鲁鲁修没有戳破她的心思,只是抱她抱得更紧一些。

 

渐渐地,怀中人的呼吸慢慢趋向平稳,似是睡着了。

 

C.C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是她身上一种独有的馨香味。

 

看着她恬睡的模样,不知为何,他感到很安心。

 

鲁鲁修轻柔地将怀中的人抱起,动作极轻。

 

 

他的卧室在二楼,他上楼时的脚步声极轻,待他将房门打开后,他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人放在床上,正要起身时却被身下的人一把抱住,停下了正要起身的动作。

 

C.C似是不知在呓语着什么,身子抱着软软的并带有她身上独有的馨香味道。

 

鲁鲁修刚要抽出手臂时,身下的人眉间微皱,样子似是睡得不太安稳,他终是不忍,轻柔地将身下的人抱在怀中,合衣而拥。

 

这样的同床共枕对于他来说是第一次。

 

怀中的人此时呼吸平稳,神情安宁,宛如一个熟睡的婴儿一般,那样乖巧,那样安静。

 

这是他心中最安宁的时刻,这样的场景,他无论怎样都没有想过。

 

他心中此时毫无其他任何杂念,他知道,他想拥她入怀,让她不去想任何事情,只是简单的依靠着他。

 

想到这里,鲁鲁修的脸上浮现出笑意,他轻柔地亲吻上怀中人的额头,神情疼惜。

 

 

“好梦。”

 

 

冬日的早晨是宁静的,大雪早已停止,初升的阳光照耀在雪地之上,仿佛似染上一层金尘,清晰明亮。

 

卧室中十分安静,时不时地从房间里传出轻微的呼吸声,房间中十分昏暗,但是雪光还是可以很好地透过窗纱,给房间里带来些许光亮。

 

床上的两个人还未醒来,两人依旧是相拥的姿势,神情安逸,享受着彼此怀抱里的温度。

 

这时,鲁鲁修的双眼慢慢睁开,神情慵懒,待他惺忪的神志渐渐清明后,接着看向怀中尚在熟睡的人,抚上她的长发,动作极轻。

 

怀中的人尚未醒来,长发有些凌乱却不失气质,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像只慵懒的猫。

 

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过了,心里从未如此安定。

 

鲁鲁修的睡眠一向不好,夜里浅眠的他一向不能好好入睡,白天工作时的精神状态勉强可以维持。

 

他轻柔地将怀中的人身子放平,动作极为轻柔,在他准备为她盖好被子时,那人似是突然靠近了他,似是不愿他的离开。

 

不知身下的人嘤咛了些什么,眉间微微皱起,手指轻轻地扯着他的衣角。

 

她这是,在闹脾气?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半抱在怀中,温柔地安抚着怀中的人,怀中的人似是感受到了他的动作,眉间慢慢舒展,不安的神情逐渐有了些许缓解,身体慢慢地放松下来,似重新进入了安眠之中。

 

鲁鲁修下楼的动作很轻,他有清晨淋浴的习惯,洗完澡后他便进入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C.C的肠胃一向不好,两人也都喜欢吃清淡些的食物。

 

他打算煮些清粥,熬的时间可以长一些。

 

他一向不喜麻烦,但此时他的心中并未出现丝毫烦躁之意,反而想更加用心地去做。

 

只要为了她,什么都值得。

 

 

清晨之时,C.C似是感受到夜晚的那个温柔怀抱似是有了些许冷意,她尝试着去靠近,那个怀抱似是又回来了,那熟悉的味道,让她不忍放手。

 

她醒来之时下意识地向身旁躺去,但却没有理想中的舒适感,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不熟悉的陈设,很简洁,色调以黑白为主。

 

她缓缓坐起,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终是下了床,赤着脚慢慢走下台阶。

 

屋子中似是弥漫着类似于米粥的香味,闻起来竟有种十分清甜的味道。

 

她循着香味走进厨房,便看到了那让她感到无比心安的熟悉身影,她慢慢走上前去,环住了那人的腰。

 

 

那人似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身正要抱她的时候,似是注意到了怀中的人没有穿鞋子,皱眉说道:“怎么没穿鞋子就下来了?”

 

鲁鲁修嘴上虽有些责怪,但仍旧将怀中的人抱起,轻柔地放在沙发上,并为她找来了拖鞋。

 

“下次不许不穿鞋就到处乱跑,受伤了怎么办?”他用了些许力道捏了面前人的脸颊,以作小小惩戒。

 

看着鲁鲁修为她紧张的神情,C.C不禁笑出声来,并未反抗,轻轻地俯在他的耳边,说道:“我饿了。”

 

那人似是无奈,只好揉了揉她的长发,原本要说的话终是作罢。

 

在清晨之中,能吃到所爱之人所做的早餐,也是一种简单的幸福。

 

如果手艺还很好的话,那就更美好了。

 

C.C心里如是这样想着。

 


阳光缓缓洒进房间,丝丝暖意,暖在人心。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