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 《谁的归属》 (LC温馨向)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正值寒冷的冬季,雨水一向不多的潘多拉贡市却大雪不断,气温下降得很快,但使这个冰冷的机械化城市有了一丝灵气,一番冰雪琉璃的景象。

 

潘多拉贡中心医院。

 

病房里很是安静,隐约可以听到均匀的呼吸声,窗帘半敞,不少雪光透过窗纱使房间变得些许明亮起来,柔和而静谧。

 

这时,房间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轻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听到房间里依旧只有轻微的呼吸声,C.C轻轻地脱下了鞋子,赤脚走在房间的地毯上,轻巧地走到床边。

 

她从未见过他如此安静的模样,没有任何防备,熟睡的样子让人不忍打扰。

 

但是突然好想捉弄他一下。

 

她怀着这样的想法,轻轻地俯下身,用手指轻柔地戳着鲁鲁修的右脸,伏在他耳边说:“鲁鲁修,起来吃点东西吧。”

 

身下的人似是听到她说的话,双眼微微睁开,摸索着想去拉她的手。

 

C.C的双手似是柔若无骨一般,冷不丁地将双手伸进鲁鲁修的颈窝。

 

鲁鲁修迷蒙之中似是感受到脖颈的一阵冰凉,身体不禁打了个冷颤。

 

耳边尽是她银铃般的轻笑声,鲁鲁修似是无奈,想拉住她揽在怀中,却被她轻巧地逃开。

 

突然间鲁鲁修感觉头部后面被砸到的地方有些刺痛,鲁鲁修有些皱眉,但很快掩饰了过去。

 

他不想让C.C担心。

 

但C.C却注意到他眼底闪过的些许忍耐,坐在床边想去查看他头部的伤口,却被他一把拉进怀里,不得动弹。

 

“抓到你了。”鲁鲁修改为轻柔地环着她,声音在她耳边回响,温柔又富有磁性。

 

“好了不闹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又疼了是不是?”C.C转过身,手指轻柔地抚上绷带包扎的地方,仔细地检查着。

 

“该换药了,我去叫医生。”她正要起身时,身后的人似是轻轻地再次抱住她,动作轻柔。

 

“我马上就回来好不好?”C.C感觉今天的鲁鲁修特别粘人,像个孩子一样。

 

但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很安心,感觉他一直会在自己身边,不会离开。

 

“手暖热了你再走。”鲁鲁修将C.C的双手握在手心,轻柔的摩挲着,正慢慢地将自己的温度传给她。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分享着同一种温度,彼此心里都很是安心。

 

这个冬天,终究是没有那么冷了。

 

 

两天后,鲁鲁修出院了,因为伤口还未完全愈合的缘故第一次被朱雀强行要求在家里休息。

 

不过鲁鲁修没有闲心在家好好休息,时装展上次出了这个意外,想要平息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

 

无奈他现在被禁止使用一切电子设备,做什么都要偷偷进行。

 

毕竟,让那个女人生气了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报纸上对于这件事的报道很是模糊,怕是朱雀已经作出了辟谣处理。

 

他将报纸放在书架上,似是想到了些什么,神情似是陷入思考。

 

他从不把任何照片放在家里,即使是娜娜莉和洛洛的照片他也不曾放过。

 

他要保护他们不受到任何伤害,不受到任何外界的影响。

 

正在失神之际,手机在桌上嗡嗡作响,他拿起手机,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他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笑意。

 

接通后他似是听到些许嘈杂的声音,C.C的声音却清晰得似乎在他身边:“今天有什么想吃的?”

 

“怎么,想展现厨艺?”他似是从未见过C.C进过厨房,还以为她不喜欢厨房的味道。

 

“你这是不相信我?”C.C一边挑选食材一边回复道,语气轻快。

 

“清淡些就好,回来的时候路上小心。”听到她轻轻应道,鲁鲁修终是放下了心。

 

 

RA集团,二十层。

 

“你慢点吃,又没有人给你抢。”尤菲无奈地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人,抽了纸巾轻柔地帮朱雀擦拭着嘴角。

 

朱雀有些艰难地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多天劳累的内心也得到了少许抚慰。

 

这次是他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C.C拿出钥匙开了门,却深觉房间里十分安静,没有任何声响。

 

她换了鞋子后,刚走到客厅便看到沙发上那熟悉的人影,见他半依靠在沙发上,似在休息。

 

他受伤后的确变得有些嗜睡,她曾问过医生,医生告诉她那属于正常情况,属于后遗症的一种。

 

C.C知道他一向浅眠,并未叫醒他,拿了毯子极轻地覆在他身上。

 

看着他安然的样子,她的嘴角微微抿起,带着些许笑意。

 

她梦想过无数次的生活,终是因为他所实现了。

 

 

在鲁鲁修意识昏沉之际,他似是听到了房间里的些许响声,意识逐渐清明,缓缓转醒。

 

他的头疼已经缓解了很多,听到似是从厨房传出来的声音,他缓缓起身,心中自然明了。

 

厨房里充斥着煲汤的味道,他在门口看着在忙碌的人儿,心中一阵暖意。

 

 

他走上前去,轻轻地环住了C.C的腰,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并未言语。

 

他埋进C.C的颈窝,整个空间安静到只能听见他们两人彼此的呼吸声,以及来自汤锅发出的咕嘟咕嘟的声音。

 

“洗洗手吃饭。”C.C尝了味道后并关了火,欲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抱得更紧,终是无奈,任由他这样抱着。

 

“头还疼不疼?”她转过身,轻柔地抚着缠在他头上的绷带,动作很是小心。

 

“稍微。”鲁鲁修抚着她的长发,在她耳边轻轻答道。

 

这样的温存时光,在之前对他们来说有多不易。

 

 

C.C看着鲁鲁修小心翼翼喝汤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

 

她见过他吃东西的样子,怎么这次像只猫?

 

出乎鲁鲁修意料的是,C.C做菜竟出奇的好吃,汤的味道虽然很清淡,但是味道十分不错。

 

“好喝吗?”C.C注视他的眼睛,询问道。

 

“嗯,很好喝。”眼前的人围裙还未脱下,和平时的她很不一样。

 

C.C突然起身,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

 

“以后不能这样了,不要再为了我让你自己受伤了。”面前的人注视着他的双眼,不知是愧疚还是心疼。

 

鲁鲁修抚上她的脸庞,温柔地看着她,良久,他缓缓开口:“我会保护好你,不管是多少次,我只要你安好,只要这样就足够了,明白吗,傻瓜。”

 

看着他那温柔的笑容,她的内心似是再一次被温暖所充斥着,那样让她安心,想要去依靠。

 

她轻轻地抱住眼前的人,动作轻柔。

 

此时的她明白了一件事。

 

幸福大概就是,当你想紧紧地抱住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也一样,因为怕失去你,力度在不断加深的同时却害怕抱疼了你。

 

这样的生活,真想每天都度过。

 

 


屋外,大雪纷飞,仿佛一幅绝世美景。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