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 《谁的归属》 (LC温馨向)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鲁鲁修似是做了一个亢长的梦。

 

他梦到了母亲,母亲仍是跟他记忆中的一样,那身熟悉的装束,永远温柔的笑容,以及那熟悉手掌传来的温度。

 

娜娜莉幼时开心的笑容浮现在眼前,漂亮的紫色双瞳似是闪烁着光芒,他抱着她小小的身子,软软的。

 

接着眼前是一片狼藉,因为交通事故汽车早已变形,现场触目惊心,他闻到了刺鼻的汽油味和血液的腥甜味。

 

从母亲和妹妹身上流淌出的血慢慢地流到他的脚边,他的眼前似是一片血红,渐渐汇成一片,没有边境。

 

画面慢慢转换,眼前出现了一幅熟悉的画面,修道院里矮小的两棵树依旧伫立,古老建筑上神秘的色彩点缀没有丝毫变动,还是依旧的清冷。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眼前,那是一个瘦小的女孩,罕见的绿色长发已失去了光泽,从金色双瞳映出的眼神是那样淡漠,甚至是戒备。

 

她却突然抬起头,静静地注视着他,眼神依旧。

 

她的嘴唇蠕动了几下,似是一个口型。

 

她在叫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眼前的画面渐渐地崩分离析,分散成一个个透明的碎片。

 

透明的碎片表面竟在渐渐地凝聚成画面,慢慢掉落在他身边。

 

他认真地看着每一个碎片上的画面,似是他的回忆,他既感到熟悉也感到陌生。

 

他的记忆紧跟着也如潮水一般快速地在脑中回放,那些让他感到熟悉又陌生的记忆似是在呼唤着他。

 

他如同大梦初醒一般怔在原地,似是无法相信。

 

碎片上的画面慢慢地汇聚成一体,是一个少女的面容。

 

她那金色的眼眸安静的注视着他,嘴角却带着笑容,是那样恬静,宛如一束温柔的光芒照拂在他的身上,温暖了他的全身。

 

 

那是属于他的回忆,包括了他对她全部的记忆。

 

第一次的见面,她一个人站在树下,手扶在树干上,淡漠的眼神不知是在看着哪个令她值得回忆的身影。

 

第一次偷偷地帮助她,看她有着些许疑惑的表情,他并没有说话。

 

当时他只知道,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他面前受苦。

 

即使他已满腹绝望,麻木了应有的情感,不在感情用事,但唯一的事情他知道的是,他想帮她。

 

 

他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至今看到那个身影会有着熟悉的感觉。

 

一直以来,她的身影都在吸引着他。

 

不管是当初的诺言也好,现在要保护她的承诺也罢。

 

他只想像当初一样,将满身伤痕的她抱入怀中,告诉她。

 

不管是光明也好,地狱也罢,他再也不会让她孤身一个人于这茫茫世界中得不到救赎。

 

他不是神,他不能消除所有人赐予在她身上的伤痛,也不能让她忘记在自己身上所发生过的一切。

 

但他可以守护。

 

守护着她这个人,让她不再受这个世界的伤害,直至生命的终结。

 

 

一滴,一滴,他似是听到了因为某种液体掉落而拍打在地面的声音,久久感知,才发觉这是自己的眼泪。

 

眼前似是被泪水渐渐所模糊,他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许久才慢慢地呼出,心口处却隐隐作痛。

 

疼痛慢慢加大,疼得他弯下身子直至浑身颤抖。

 

这分明是梦境,却真实地让他感受到了痛楚,那种来自内心的疼痛似是在灼烧着他的身体,令他疼得无以复加。

 

 

直至现在,他才真正的意识到,他对C.C的感情早已不是简简单单的心动,或者用一两句话就可以说得清楚。

 

是他这辈子已经舍弃过的一样东西。

 

那便是爱。

 

他以为,这是他这辈子除了愿意在娜娜莉和洛洛面前以外再也不会提及过的一个字。

 

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早已非比寻常,她是在他生命中出现过的最为特别的存在,没有之一。

 

想拥有她,

想看着她吃饭的样子,

她睡觉的样子,

她微笑的样子...

 

以及她的一切。

 

 


已是深夜,医院的长廊上很是寂静,除了护士和医生的交谈声,几乎没有声音。

 

C.C静静地坐在长椅上,似在等待着什么。

 

正在她出神之时,医生推开了房间门,手中拿着检查报告单走到了她的面前。

 

C.C从长椅上站起,声音压低,轻轻地问道:“医生,情况怎么样。”

 

“患者因为头部后方遭到重击而导致的失血和暂时昏迷,情况不是很严重,不过我们检查出了一个情况,经过我考虑过后还是想告诉您,毕竟您是家属,您有知道的权利。”医生的家属一词使C.C有些发愣。

 

“请说。”她终是收了情绪,回答道。

 

“我在患者头部中发现一个由于淤血而造成的肿块,这应该是之前的旧伤而造成的,肿块应该是因为当时压到了脑部神经而导致了暂时性失忆。”医生的话让C.C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

 

他不是淡忘了她。

 

他是因为受伤所以才忘记了她。

 

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她是该开心还是该有怎样的情绪。

 

她该怎样去面对他,该以怎样的身份继续待在他身边。

 

“患者可能会存在有轻微脑震荡的状况,需要留院观察,情况改善后就可以出院了。”她仍是认真地听着医生的叮嘱,暂时不去想这件事情。

 

 


待医生离开后,C.C慢慢地走在医院的长廊上,沉思着心中所想的事情,身影孤独而幽长。

 

她刚走到病房门口时,有些迟疑,但终是不放心,用极轻的力度打开了房门。

 

她听到些许的喘气声,心中一急,快步走到床边并打开了床边的灯,正要察看那人的情况时,却被人一把抱进怀里。

 

她闻到他身上那种熟悉和令她安心的味道,手臂轻轻地环住那人,回应着他。

 

不过他有些反常,今天的拥抱不似以前那样温柔,那种想要把她嵌入身体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

 

她有些担心他头上的伤,正要起身查看时却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手臂被束缚不能动弹。

 

他似是注意到自己些许过大的力道,改为轻柔地握着她的手腕,缓缓地俯下身吻住了她的唇。

 

C.C怔住了,并未反抗,闭上双眼轻轻地回应着身前的人。

 

许久身前的人慢慢地松开了她的手腕,支起身子注视着她,眼神温柔。

 

C.C轻轻地抚上他瘦削的脸庞,语气不似之前的调侃,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问道:“今日是怎么了,这么主动。”

 

他似是想说些什么,却紧皱眉宇,手臂似是脱力,因为疼痛他早已大汗淋漓,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C.C见状,扶住面前人的肩膀,渐渐坐起,本想将那人重新放平身子,却被他抱在怀里不得动弹,终是无奈。

 

原来他也有着孩子气的一面,她如是想道。

 

鲁鲁修的额头轻轻地抵在她的右肩膀上,声音有些沙哑,但嗓音依旧温柔,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C.C。”

 

“嗯。”她轻轻抱住面前的人,回应着。

 

鲁鲁修的呼吸声在她的耳边十分清晰,他似是恢复了一些力气,试图直起身来。

 

他缓缓地直起上身,注视她的眼睛,眼神温柔。

 

“以后每年的雪,我们一起去看。”这句话使C.C怔在原地,似是有些不知所措。

 

在她的记忆中,这句话似曾相识。

 

这是他们之间的一个承诺。

 

原来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不知怎的,她的眼睛很是酸涩,泪水渐渐地充满了眼眶,措不及防间悄然滑落在她的脸庞。

 

面前的人抱住了她,低下身子轻柔地吻去了她眼角的泪水,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脸上都浮现出了笑意。

 

他们抚摸着彼此的脸庞,感受着这似是不真切的触感,久久不肯放开。

 

“对不起。”终是鲁鲁修先开了口,话一出口却被面前的人用食指抵住了嘴唇。

 

“不许说对不起。”C.C的手指甚至有些颤抖,被鲁鲁修轻轻地握在手心。

 

“这句话本就是要说给你听,”看着她的眼神有了变化,鲁鲁修继续说道。

 

“我对男女感情这方面很迟钝,也不会哄女孩子,但我知道你想听到我的那句话,对不对?”他轻轻地将被握住的手放在胸口。

 

C.C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房间中安静到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感受到了吗,这里从今以后只为了你一个人跳动。”泪水毫无预兆地从C.C的眼眶再次滑落,但她似是感受不到脸颊上这冰凉的触感。

 

“我爱你。”鲁鲁修吻上她的额头,神情疼惜。

 

 

谢谢她这本已没有任何波澜的生命。

 

让她也值得一人如此疼惜。

 

 



“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 ( 20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