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谁的归属》 (LC温馨向)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已是到了初冬,天气真正转冷,帝都潘德拉贡却是依旧的繁华与喧闹。

 

行人们的步调更加匆快,每个人脸上不同的神情一瞬而过。

 

天气引起的温度变化并没有影响到这座城市的人们,人们仍旧一如既往地生活,工作。

 

 

机场高速路。

 

已是傍晚,正值交通拥堵的高峰期,人们不知似是疲于交通拥堵的现状还是已经习惯这每天都会上演的场景,道路上充斥着汽车的鸣笛声,以及人们嘈杂的说话声。

 

 

已是夜幕降临,C.C看着窗外的夜景,似在眺望,但她的注意力并未流连于这华灯初上的场景,微风轻轻地吹动着她的发丝,她轻轻闭上双眼,感受着徐徐风意。

 

“C.C。”身旁的女子唤着她的名字。

 

女子的粉色头发被高高挽起,一身浅色礼服让人难以猜测她的芳华,酒红色的眼眸正专注地注视着窗外,似是被璀璨的夜景所吸引。

 

“嗯。”C.C应着,但是并未改变身体的姿势。

 

“潘德拉贡倒是没变啊,夜景还是这么漂亮。”因为长时间的交通堵塞早已使她失去了耐心,不过也让她有了时间来欣赏属于帝都这如此美丽的景色。

 

C.C并未接话,夜景只会增加她对设计的灵感,别无它用。

 

阿妮亚定睛看一下了时间,距离到达会场的时间越来越近,但是严峻的路况仍是没有得到任何缓解,她不禁有些无奈。

 

“阿妮亚,还有多长时间。”C.C终是转回目光,问道。

 

“一个小时,如果十分钟后路况缓解的话,我们可以准时到达现场。你知道的,这也只是保守估计。”阿妮亚回答道。

 

“就算迟到了V.V也只会唠叨一会儿,你急什么?”阿妮亚注意到今天的C.C有些不同,似是迫不及待地想去见什么人。

 

“你谈恋爱了?”她开玩笑地问道。

 

“阿妮亚,你知道的,我喜欢的那个人。”C.C似是停顿了一下。

 

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个人担忧的表情,她的嘴角不禁扬起:“我找到他了。”

 

“能让你在我那呆了几天就急着赶回来要见的男人,这可是头一个。”阿妮亚的话带着一丝酸意。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人把这个女人给收复了。

 

路况似是得到了缓解,前方积压不动的车队长龙终是有了动静,视野开始变得开阔,四周的车辆渐渐加速。

 

会场距离机场的距离并不远,大概三十分钟后她们便到达了会场。

 

会场现场有不少帝都著名的媒体和名人们,人们各自身穿能衬托身份的华服,或是评头论足,或是鉴赏。

 

C.C环视了一眼四周,期待的身影并未出现,但她也终是放下心来。

 

当她到了会场的工作准备室,那个熟悉的身影让她停在原地。

 

对方似是戴了墨镜,听到来自门口的动静后转过身来并取下了墨镜,露出了那张令她无比思念的面孔。

 

对方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并没有任何言语,只是轻轻地抚上她的脸庞,轻柔地摩挲着。

 

那个动作小心翼翼,似是生怕弄疼了眼前的人,动作很是缓慢,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过她的肌肤时,她似是能听到属于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心跳声。

 

当C.C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她愣住了。

 

眼前人眼底满是的柔情与疼惜她都看得一清二楚,是那样清晰,没有任何遮掩。

 

这时,耳边全是他的声音:“傻女人,怎么又饿瘦了。”

 

“电话那边说的那么正式,这个时候怎么不说了?”C.C听到这句话后,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似是被人所触及。

 

鲁鲁修正要开口时,V.V走了进来,看到C.C的身影后终是松了一口气。

 

“快到你上场了,稍微准备一下吧。”V.V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稿子递给C.C。

 

“嗯?”C.C接过稿子后,眼神依旧看向鲁鲁修。

 

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要说些什么。

 

只见鲁鲁修附在她耳边轻轻说道:“等一切结束了,我会全部告诉你。”

 

她看到了他嘴角的那一抹依旧和煦的微笑,很快会意,离开房间回头时看了他一眼。

 

 

待C.C走远后,鲁鲁修一直紧张的心情似是得到放松,他似是如同脱力一般,慢慢地坐在椅子上。

 

换是C.C的性格,听到他的告白后恐怕会笑话他吧。

 

但是他心里的那句话,是一定要告诉她的。

 

因为她是一个让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跳的女人。

 

她是第一个让他动心的女人。

 

她也是第一个在他生命中除了家人和朋友以外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人。

 

 

待结束讲解服装模特T台秀后,接下来则是放松的晚宴时间,使现场的氛围逐渐走向高潮。

 

C.C并不喜欢这种氛围,她不喜欢穿梭于人群之中。

 

她只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不被任何不相干的人所打扰。

 

远远地,她似是听到阿妮亚的声音,眼神在人群中寻找着。

 

正在她注意力转移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似是被人不经意但仍是力度很大的一阵撞击,由于高跟鞋的缘故,她有些没站稳,身体不由得向后倾,后背似是撞到十分坚硬的物体,一阵突入而来的疼痛使她大脑一片空白。

 

似是有玻璃杯掉落的声音,不少锋利的碎片在飞溅的过程中划破了C.C的手臂和手背,人群中更有人发出一阵惊呼,似是有什么更加危险的事情正在发生。

 

“啪! ”一声类似于玻璃瓶撞击物体的脆响以及属于人体发出的闷哼声响彻在整个会场,会场瞬间鸦雀无声,趋于寂静。

 

C.C很快反应过来,她感觉到似是有人推了她一把,随之身后的一声熟悉的声音使她猛然将头转向身后。

 

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惊,甚至愣在原地。

 

她怎么会看错,那个身影不正是...

 

是他,

 

那个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

 

她的第一反应是查看鲁鲁修的情况,在拂去他身上那些玻璃碎片的时候,她闻到淡淡的香槟酒味以及一丝腥甜的味道。

 

眼前的人半跪在地上,墨镜掉落在地,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可以看出他十分痛苦。

 

C.C感觉着自己竟有些颤抖,双手微微颤抖地拂去那人肩膀上的玻璃碎片,却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不由得怔在原地。

 

 

鲁鲁修感觉眼前一片模糊,被砸的后脑勺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疼痛,几次险些让他瘫软在地。

 

似在模糊之间,他突然看到了那对熟悉的金色眼眸,那样的眼神他从未见过。

 

那种怕失去一切,且从未在他面前展现过的惊慌的眼神。

 

他吃力地俯在她的耳边,声音极轻:“不怕,我没事。”

 

C.C努力保持着理智,稳住他的肩膀,迅速将掉落在地的墨镜戴在他的脸上,遮挡住大部分的容貌。

 

朱雀和V.V听到响动后,迅速赶来查看情况。

 

看到情况后,两人对视了眼神并做出了最快的反应,朱雀护在两人身前,小心地将鲁鲁修搀扶起来。

 

V.V则是将人群分开,将人群的注意力转移开来,控制好会场的秩序。

 

因为鲁鲁修身份的特殊,会场的正门口又遍布记者和媒体,两人只能选择带鲁鲁修避开正门,从后门离开。

 

刚走出后门,一辆车停在三人身边,待驾驶员降下车窗的那一瞬间,C.C紧张的神经似是稍微有所放松。

 

那正是阿妮亚。

 

“上车。”阿妮亚眼神转向朱雀,那人的眼神似是不信任,对她有所戒备。

 

“我是C.C的朋友,”阿妮亚话锋一转:“这位先生,你并没有时间去思考我的可信度,再迟一会儿,你的那位朋友怕是要出事。”

 

朱雀看向C.C,对方的眼神似是请求,想让他去相信这位自称是自己朋友的人。

 

“现在我不能离开,结束后我会立刻去找你们,有什么情况请务必在第一时间联系我。”朱雀待将两人送到车上后,在车窗边叮嘱道。

 

C.C点点头,令人信任的眼神使朱雀紧张的神经稍微放松下来。

 

 

车里的气氛很是凝重,阿妮亚并没有询问事情经过,只是专心地开着车,默不作声。

 

鲁鲁修的意识有些低迷,他无力地靠在C.C的肩膀上,后脑勺传来的阵阵疼痛似是已经麻木,但脸色因为失血的缘故十分苍白。

 

但是在意识低迷的情况下,他仍是感觉自己的大脑十分清晰,似是记起来了一些事情。

 

 

在他的眼前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这是一个女孩的背影,女孩转过身的一瞬间,那是他无比熟悉的脸。

 

绿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眸,以及那淡漠而宛如隔世一般的神情。

 

 

他终是明白,C.C所告诉他的往事并不是属于她一人的。

 

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共同的记忆。

 

他想要伸手去抚摸她的脸,身体却如同注入铅一般的沉重,毫无力气。

 

C.C

 

我答应过你的,

 

不管怎样我会将你从地狱底层救赎,哪怕是一同坠入深渊。

 

 

意识终是抽离他的身体,眼前的黑暗使他很快陷入了昏睡。

 

夜色如墨,星沉如水。


评论
热度 ( 17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