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谁的归属》(LC温馨向)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残阳如血,落日的红光映在未曾融化过的积雪之上,寒风凌厉。

教堂十分寂静,只是太过安静却少了一份生机。

 

地下室。

 

密室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冷硬的地面上和古老的石墙壁上满是血影斑驳,不由得毛骨悚然,闻者作呕。

 

一个头发披散的女孩缩在角落里,时不时地瑟瑟发抖。


在墙的另一边,一个绿发少女坐在原地,面无表情,眼神木然。

她的右手腕还在泊泊地流血,她似是感受不到丝毫痛楚,只是静静地坐着。


“姐姐...”小女孩有些惧怕的唤着她。

“今天的事谁也不许告诉。”C.C面色不改,语气冰冷。

女孩狠狠地点头,生怕面前的人又做出什么举动来。

 

C.C无力地靠在古老而冰冷的石壁上,神情痛苦。

 

鲁鲁修...

想必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C.C蓦地睁开双眼,下意识地看了周围的环境后,才缓缓扶着额头坐起。

她最近是怎么了,她已是许久未曾做过这个梦了。

汗水已经将C.C额前的刘海打湿,她竟有些发抖。

 

“C.C。”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她缓缓抬起头来。

鲁鲁修抚上她的额头,试探她是否发烧。

“怎么了,做噩梦了?”鲁鲁修坐在C.C身边,询问她道。

“嗯。”不知怎的,C.C感到莫名的疲惫,有些敷衍地应着。


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没有言语。

许久,鲁鲁修终是开口:“你想告诉我的事情是什么。”

C.C愣住了。

 

那段永生将无法忘记的回忆带给她了多少心灵上的慰藉。

多少个漫漫长夜中脑中浮现出的那熟悉的面孔。

 

突然她回想到了她的过去。

 

她的过去,

是她一生都不愿去回想的一段记忆。

 

母亲的离世,

家族的背叛,

身在异国的孤独,

非人欲坠入地狱的痛苦...

 

看着面前女子眉心微皱神色逐渐痛苦的模样,他的心似是被针刺一样的痛楚。

“等你状态好的时候再说这些吧。”他正要起身时,却被C.C轻轻地拉住了掌心。

看着她仍是苍白的脸色,鲁鲁修终是不忍,坐下注视着她。

“不,你想知道的我会全部告诉你。”C.C身子前倾,缓缓地抱住了他。

 

只有对于他,她不会有丝毫隐瞒。

 

“ 在太阳初升之时,我的爱人即将离开;在夕阳来临之时,我的爱人终将归来。”

 

“这是母亲日记上的一句话。”

 

“我很少见过那个男人,即使是现在我也已然不记得他的模样,只是知道,母亲一味的等待和孤寂。”

 

“回到本家的时候,母亲一直生病,他因为家族事务繁忙一直不曾顾及,直至母亲去世的那一天。”

 

“整整三天,他在母亲的房间里不吃不喝,只是一味地酗酒。”

 

那时的她,因为母亲的去世她对那个男人产生了极大的憎恨和厌恶。

 

其实她自己无法形容这种感觉。

 

只是一种对待亲情的漠然。

 

这种对她来说早已麻木的感情已荡然无存。

 

“家族的关系盘根错之,因为母亲离世后我在本家根本无法立足,那个男人对于我并没有任何感情。”

 

“我的去留成了问题,家族处于周全考虑,让一家教堂收留了我,在那里,我可以不以修女的身份寄居。”

 

C.C并无情绪波动,神情竟极为平静。

 

一时,鲁鲁修却不知该如何安慰面前的人,只是静静地聆听着。

 

“异发异瞳让教堂的人对我产生了恐惧,我也知道,人们皆视我为不祥。”似是鲁鲁修许久并未说些什么,C.C并未管他,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他很安静,而且对每个人都很戒备。我起初对他并无好感,有一次我因为做错了事被修女惩罚,是他和他的妹妹救了我。”

 

看到鲁鲁修的神情有所变化,C.C却停下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鲁鲁修,你的样子是在同情我,还是在可怜我?”C.C顺势向前,鲁鲁修轻易地被她压在身下。

 

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一个女子。

 

她很精致,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脾气很奇怪,性格也让人难以捉摸,但却让人心疼的无以复加。

 

他轻柔地抚上女子的脸庞,眼前的人似是愣住了,但也不反抗乖乖地任由他的触摸。

 

“我不会同情你,也不会可怜你,这些感情太廉价了。”他轻轻地抱住了C.C,拥她入怀。

 

“C.C,你不一样,你是特别的。”她早已然看透了时间所带给她的一切,她才能如此的纯净。

 

C.C有些颤抖,她紧紧地抓住了鲁鲁修洁白的衬衣,迟迟不肯松开。

 

他的拥抱是那样温暖,真的让她沉沦至深,不敢松开。

 

“我杀过人,你不怕吗?”她有些不安,但也终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鲁鲁修并无太大的反应,只是继续抱着她,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彼此,各自无言。

 

直至C.C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曾经因为我,无数家庭毁于一旦,C.C,我已经是一个身负罪孽之人,你又何须深责。”

 

“你相信我?”她的眼前已然有种因为泪水的模糊感,但身下的人似是有所预感,轻柔地抚着她的长发。

 

鲁鲁修似是无奈的语气,注视着她的眼睛:“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作为交换,倒也十分划算。”

 

“鲁鲁修,留在我身边可好?”C.C的眼神很是认真,注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


“成交。”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