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谁的归属》(LC温馨向)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C.C醒来已是深夜,她缓缓睁开双眼,漆黑的环境使她很不适应。

昏暗的房间让她不能很快摆脱困意,精神状态仍是昏沉。

胃仍是灼烧的疼痛,很难受,很想吐。

她感觉自己似是发烧了,全身发软,毫无力气。

明明身体已经冷得发抖,身上的薄被却如同闷热的囚笼一般束缚着她,冷热交加的感觉似是让她产生了幻觉。

这时还未丧失的意识使她注意到了床边似乎有个人。


警觉使她清醒了大半,但当她想要看清那人的长相时却愣住了。

那样熟悉,熟悉的修长身材,昏暗灯光下投影出了的那张熟悉的面孔不正是她几天以来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吗。

 

她有些难以置信。

她曾经动过鲁鲁修永远不会再来找她这样的念头。

她想唤他的名字,却怕惊动了他。


但是身边的人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眼神,将灯光调亮一些,起身察看。

鲁鲁修与C.C眼神交汇的时候,四目相对之时他感觉整个世界仿佛宁静了。


他轻轻地抚上C.C的额头,滚烫的温度使他皱起了眉宇。

“我去帮你叫医生。”当鲁鲁修正要起身之时,却感受到了手臂似是被人拉住,听到了她那略沙哑的声音。

“别走。”鲁鲁修似是从她手掌心的温度感受到了声音主人的虚弱。

但他仍旧不忍松开,终是坐下。

“C.C,你这样发展下去会更严重的。”面对眼前这一无奈境况,他有些焦急。

“吃点药会好,你不是说会答应我的所有要求吗,那就听我的。”C.C的声音虽有些虚弱无力但也仍是带有气场。

对于面前这个女人,他真的是无计可施。


“为什么来看我。”这并不是她真正想问的问题。

她只不过想和他共处一室。

看着他便好。

“因为一些事我想明白了。”听到回答后她怔住了。

面前的人因为灯光的微弱他的容貌有些模糊难辨,但是他的轮廓不管怎样她都熟知。

那是多少次在睡梦中出现的面孔和轮廓,让她沉沦。


但是她不知为何心里如此期待。

期待他的答案,期待他想表达的一切。

但不知为何,她却有些退却。

这种异样的感觉她从未有过。

这时他那熟悉的面容在她眼前渐渐放大,距离仅仅咫尺。

“很重要,你在我心里的位置。”鲁鲁修的脸颊微红,不过由于在微弱的灯光下并未看清。

C.C似是愣住了,身体竟有些颤抖。

“是太冷了吗。”耳边是他无比温柔的声音,似一场梦境一般,却让她如此心安。

她轻轻地抱住了眼前的人,鲁鲁修轻轻抚上她的头顶,轻揉着。


她多怕这是一场梦。

她真的希望那个梦境的场景不会重现。

那样冷漠的他,她不想再去回想第二遍。

原本的他,是那么温柔,让她安心。

 

意识模糊之间,她感受到口中似是被喂进了苦涩的药物,额头似是被人不断地拿着毛巾擦拭,尤其是微凉的手指滑过她的肌肤时,难受所带来的不适渐渐散去。

 

接连几天,朱雀发现最近鲁鲁修笑容增加了不少,难道是C.C的缘故?

想来鲁鲁修十几年以来对恋爱的领悟史,突然有种我家徒弟出山的感觉。


正在他分神之时,耳边响起鲁鲁修的声音:“朱雀,把今天下午的会议提前。”

“提前?你有急事吗?有的话我就推掉了。”但是面临鲁鲁修的“出山”,朱雀感觉工作明显增加,但即使如此,为了奖金他还是可以拼搏一把的。

“不用,我下午要去趟医院。”鲁鲁修低头看着文件回答道。

“不会是...”看着鲁鲁修的眼神变为警告,朱雀立刻乖乖闭住嘴巴,停止了自己想要说的话。

“接人。”鲁鲁修将文件放回朱雀手中,眼神不明。


这家伙,什么时候还会甘愿去接除了娜娜莉和洛洛以外别的人吗。

不过鲁鲁修他再怎么掩饰,好歹是一个二十岁的人了,也应该谈一个女朋友了。

C.C虽然看上去不太好相处,但是两个人看上去还是挺登对的。

这可是两个强者的巅峰对决。

这两个人彼此该怎么相处,他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已经进入深秋,气温下降得很快,潘德拉贡中心医院里的病人明显增加,来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平添一番喧闹。

C.C已经在医院静养多日,病情已经得到了缓解,气色好了很多。

“不行你只能吃一块。”V.V看着眼前的人那不老实的手,飞快夺走了披萨的盒子。

“V.V,你这真的是乘人之危。”C.C吮去了手指上的芝士,不满的看着他。

“你想死,我还想活。”有一次C.C偷偷订了披萨,那个男人知道了直接把披萨扔掉,整整一个下午阴沉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


同样身为一个男人,他怎么想想就后怕。

总之,太危险了。

当鲁鲁修打开房门的时候,他闻到一丝熟悉但是被人用什么覆盖住的味道。

他看着神情诡异的V.V和床上若无其事的C.C似是明白了什么。

这个女人,从来不让人省心。


看着鲁鲁修似乎没有发现端倪的样子V.V总算松了一口气。

“走吧,车在下面,手续我已经办好了。”看着C.C衣服的单薄他有些皱眉,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搭在她的肩膀上。

在路上途经过工作室的时候V.V主动要求下车,并且强烈要求C.C注意在家中好好休养。


他不想再被虐了。

这两个人太狠了。

 

很快就到达了C.C的住所,在门口时鲁鲁修把要吃的药递给了C.C并且交代了具体事项。

“知道了。”C.C刚要转身时却被鲁鲁修一把拉住,耳边全是他的声音:“不许偷吃披萨,好好休息。”

久C.C停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甚至鲁鲁修是什么时候离开的,C.C似乎都没有注意到。

听着他的话语,寒冷的天气似乎也有了一丝暖意。

 

第二天上午,是深秋以来难得的晴天,阳光散发出阵阵暖意。

 

Pure工作室。

V.V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犹豫之下,终是接听。

“财团长有何贵干啊。”反正肯定没什么好事,V.V如是这么想。

“C.C喜欢吃什么?”鲁鲁修终是鼓起勇气问道。

这个女人爱吃的,他能想到的也只有披萨。

那种见到食物两眼放光标准吃货的眼神,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绝无仅有。

“其实只要好吃的她都可以啊。”V.V回答起来这个问题倒是随意。

因为他从认识她至今也没有见过C.C除了对披萨以外食物有着过分的兴趣。

“你做的她自然更喜欢。”虽然他并不想说实话,但两个人现在不就是情侣吗。

“好,谢谢。”挂断了通话后,鲁鲁修尝试准备做一些适合调养肠胃的菜式。

 

他好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如此用心地去做一件事。

不过这样他也很高兴。

可能,那个女人就是这样特别。

值得他为她烹调煮饭,

值得他的悉心照顾,

值得他多少个日日夜夜为了她而朝思暮念。

一切只因为她值得。

只因为她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临近中午。

 

C.C无聊的拿着铅笔在设计本上不知画着些什么,似是极其乏味,她将铅笔放下靠在椅背上,不知想着些什么。

对了,鲁鲁修的外套她还未还回去。

他的衣服上有种很好闻的气息,很淡,却是那种能让她感觉舒服的味道。


这时,她听到了楼下的叩门声,便起身下去开门。

鲁鲁修的出现让她停在原地。

见她仍旧穿得单薄,他皱起眉宇,很快走了进来并且关上了门。

“你怎么来了?”C.C接过他手中的食盒,心中虽然已经明白,却想要听到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他轻咳道:“给你送吃的。”

C.C忍住笑意,嘴角扬起弧度。


菜色虽简单但让人很有食欲,小米粥,虾仁蛋羹和几道清淡的菜式。

“一起吧。”C.C拿出了碗筷,放在餐桌上。

两个人看着彼此,终是相视一笑。


评论
热度 ( 18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