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谁的归属》(LC温馨向) 第十章

第十章

 


已是接近烟花大会的开始时间,前来观看烟花的人们满是期待,有些按耐不住的人们玩起了传统游戏,整个学院的气氛很是热闹。

学生会众人在高台上已经做好了后续准备,众人都在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鲁鲁修和C.C坐在台阶上,两人之间有着一段距离。

“刚才我抽了签,中吉。”鲁鲁修突然开口说道,声音有些虚缈但又十分清晰。

“我也一样。”C.C回答道,语气十分平和。

“开心吗。”耳边是他平和且关怀的声音。

“学校生活很轻松。”看着他身边的那些朋友们,使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教堂里和V.V的一些事情。

那个时候,生活虽然并不尽人意。

她很开心。

身边有唯一的朋友。

也有他。

“不想尝试吗。”他的声音此时听着十分轻柔,如同在那个时刻。

“鲁鲁修,你在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在问我这个问题。”鲁鲁修从未见过C.C这般神情。

她表面看上去虽是没有情绪可言,但能感觉到她对他的答案十分在意。

对你来说,

她是谁。

内心的声音在回荡。

似是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要走进她的世界。

仅此而已吗...

正在他失神之际,却听到了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的声响,下意识地向天空中望去。

烟花交繁织错,有不同种类的形状,他注意到,烟花的四周似是拥有着一些银白的光芒。

是流星。

月光映在她的脸庞上十分柔和,金色的双眸似在闪耀着光芒。

“不许愿吗。”她的眼睛中没有希望,更没有虔诚。

“我不信这些。”她转过身,绿色长发被吹动,目光不再停留在天空中。

C.C走到他的身边,只见他并未站起,轻轻的俯下身,双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肩膀上。

倏忽间,鲁鲁修的眼睛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唇上柔软的触感告诉他这并不是梦境。

他们在接吻。

鲁鲁修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眼前的女子肤白胜雪,睫毛的弧度投射出的阴影,他都看得十分清楚。

许久,C.C才放开了他。

两个人并没有说话,相继无言。

返回的路上,两个人并肩走着,彼此只能听到彼此行走的脚步声和吹动的风声。

鲁鲁修想起刚才发生过的事情,欲说些什么,终是放弃。

”鲁鲁修,今天的那个问题我想听到答案。“C.C轻轻地停下了脚步,声音宛如银铃般,灵动美好。

”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会全部告诉你,在你想清楚之前我们不再见面,我不会干扰你的想法。“她的语气依旧是那么没有感情色彩。

鲁鲁修注视着C.C离开的背影,有些单薄。

夜色下他的神情尽是落寞。

似乎他连拉住她的勇气也没有。

夜色如水,月明星稀。

 

一连几天时间,鲁鲁修一直被这个问题所困扰。

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他似是一直在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但他一直没有认真地思考过。

她身上一直有种东西值得他去探寻。

那到底是什么。

对于那个女人,

他既无法欺骗,也无法敷衍。

 

帝都潘德拉贡中心医院。

已是夜晚,医院的走廊里很是安静,只有偶尔传来人的脚步声和极轻的交谈声。

“医生,她没事吧。”V.V努力将自己的音量降低,询问医生道。

他这次真的被吓到了,C.C一直有胃病,但并不十分严重。但这次的情况是他从未遇见过的。

“病人因为饮食不规律导致的胃部轻度溃疡,因为熬夜而造成新陈代谢下降,最近一定要记住近段时间不能接触油腻的食物,每天都会有护士去检查她的身体状况,如果无异的话就可以出院了。”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离开继续忙碌。

房间里寂静无声,V.V坐着无事便随便拿了一本书有意无意地翻着。

C.C还没有醒来,脸色有些苍白,似是瘦了一些。

她似是处于梦境之中,不知呓语着什么。

她的神情有些不安,一层薄汗在额头清晰可见。

你走吧,

我不需要你...

我从未记得我说过什么,

救你?

我连自己都无法救赎,如何救你?

C.C看着自己眼前的他渐渐走远,任凭她再如何呼唤眼前的人他再也没有回过头。

甚至毫无应答。

...

你当真忘记了一切,

你当真忘记了所说过的话,

时间,还真是残忍。

鲁鲁修,

如今能肆意伤害到我的人,

今生也只有你一个人了。

 

想听到你的声音,

想每天都看到你,

想触摸你的发丝,你的眉眼...

想知道你的一切。

即使是骗局,

她也心甘情愿。

 

这时,鲁鲁修正在和娜娜莉视频通话。

“娜娜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看着妹妹的笑容,他感觉很是幸福。

“如何看待一个女生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他的神情在思考,很是认真。

“哥哥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娜娜莉思考了一下,问道。

每次见到她会很紧张,

每次和她说话会放低音量,会减慢语速。

每次看到她的笑容心情很好。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无法言喻。

“想要对她好。”他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娜娜莉先是一愣,接着又是那熟悉的笑容,说道:“想必那是一个对哥哥很重要的人吧。”

他怔住了。

他一直在用理论知识来思考这件事情,所以陷入一个永远也无法解决的谜团。

是了。

那个人现在对他来说,

在他心中是很重要的。

永远占领着一席之地。

 

鲁鲁修的出现让Pure工作室的人沸腾了。

V.V一脸头痛地走下楼便看到眼前这一场景。

“财团长有事吗?”总算安抚好了人群,看着眼前这个他并不喜欢的男人怀有敌意的问道。

“C.C在吗?”鲁鲁修一向不喜与人纠缠,对于V.V他更是不愿理会。

“她不在,时装展的场地正在整理,时间不是已经说好了,一个月后准时举行。”C.C生病的消息还是少一个人知道为好。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我想亲口告诉她。”些许是鲁鲁修身高的缘故,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正强烈地压制着V.V。

“地址我会发给你,不要和别人说起。”V.V终是妥协。

在手机屏幕上看到医院二字时,他心头不得一滞。

他只想快些到她身边,看她是否安好。

到达房间门口时,他正要敲门,这时护士推开门走了出来。

“您是病人的朋友吗?”护士询问他道。

“是,她现在怎么样。”他已经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这种担心别人的感觉。

“病人现在胃部溃疡程度已得到缓解,但由于长时间的饮食不规律可能随时会有出血的情况发生,需要好好休息。”护士交代完需要注意的地方后便离开了。

他轻轻地推开了门,看到她安静的睡颜后终是放下心来。

他静静地注视着她,眼神平静如水。

她的睡颜十分安静,与她平时不尽相同。

只见她全身蜷缩着,如他初见她时那样孤独。

看她睡得并不安稳,眉心微皱,不知呓语着什么。

鲁鲁修轻柔地抚上C.C的额头,似是想抚平她的不安。

似是察觉到C.C额头的温度有些烫手,鲁鲁修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浸湿后轻柔地擦拭着。

睡梦中的人似是感觉到了这轻柔且小心翼翼的动作,眉心渐渐舒展,神情变得平静祥和。

岁月静好。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