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叛逆的鲁鲁修《谁的归属》(LC温馨向) 第七章

第七章

 


古老的教堂里很是寂静,已是深冬的天气让缺少暖力设备的教堂凭添几分寒冷。

两个女孩从建筑里跑出来,两个人兴奋地滚到雪里,你追我赶,一番朝气蓬勃的画面。

一个女孩突然停下了动作,拉住另一个女孩指着大树的方向,惊奇地问道:“那里有一个人诶,是谁呢?”

另一个女孩回答道:“不清楚,好像是个很奇怪的人。”

“为什么...”

“玛琳修女去世之后她都没有哭啊,明明玛琳对我们像对亲生孩子一样...”

“她的名字好像叫C.C...”

“只有字母组成的名字诶,还真是奇怪呢...”

“谁知道呢...”

两个女孩的交谈被远处的少女听得很清楚,她起身抖抖身上的雪,将斗篷的帽子取下,一头柔顺的绿色长直发在一片白色中更加鲜亮,金色眼眸有灵气的转动着。

她的手腕上佩戴着一串黑珍珠项链,黑珍珠项链下的疤痕是那样狰狞,在白皙的手腕上十分醒目。

“鲁鲁修...你不是说好了要救我...”她喃喃道。

无用...

她一手铸成的罪孽,岂是他可以救的...

...

 

C.C突然睁大了双眼,从睡梦中惊醒。

又梦到之前的事吗...

她最近很是多梦,梦到的都是之前在教堂发生的事。

而且,梦里都有他。

鲁鲁修...

“你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大脑中突然闪过这样一句话,她愣住了。

玛琳,我的幸福不是你可以评判的

那个女人,利用了所有人。

看来她真的需要用工作填补对大脑的空缺。

 

“鲁鲁修,下个星期是学院祭,再不好好准备会长可是又要骂人了。”朱雀把文件放下,对眼前忙碌的男人说道。

鲁鲁修的双眼仍旧注视着电脑屏幕,双手的动作没有停下,分出精神回答道:“好啊,你帮我把下个星期的安排全推了。”

朱雀感觉突然有种把手中文件扔到面前男人身上的冲动。

说得轻松,后果不还是他去担!

“这是一个你赢得奖金的机会,不要就算了。”鲁鲁修浅笑,把面前的笔记本合上。

朱雀瞬间石化,怔在原地。

鲁鲁修,算你狠!

 

Pure工作室内忙得热火朝天,每个人都看上去非常疲惫,但仍不停下手中的工作,继续忙碌着。

V.V端着手中的两份披萨上了楼,推开办公室的门,将披萨放在桌上。

面前的办工桌上堆着如山般高的草稿纸,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没有人会注意到草稿纸下还有一个绿色的毛茸茸脑袋。

”C.C,如果真的没灵感的话就不要勉强了,慢慢来我们不急的。“V.V把草稿纸都推到地上,将面前的人从草稿纸堆里拯救出来。

C.C揉揉眼晴,趴在桌上,看上去毫无精神。

”买了你最爱吃的披萨,双倍芝士。“看到最心爱的披萨C.C的脸色才看上去有所缓和,随即打开盒子开始大快朵颐地享受美食。

C.C真的可以算是一个披萨狂热爱好者,也是必胜客的常客。尤其喜欢那个集齐十个标戳可以换取一个芝士君的活动。

”还差几个?“由于正在进食的缘故,这句话听着有些含糊。

”早着呢,还有七个。“V.V白了她一眼。

怎么遇到披萨热情就这么高!

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的热情呢!

 

饱餐一顿后,C.C趴在桌上,依旧毫无精神。

灵感真的是一种容易消逝的东西。

最近的思路始终达不到她想要的感觉。

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样孤独和清冷。

她不清楚鲁鲁修隐藏自己的身份是为了什么。

但是她知道多半是为了自己的妹妹。

这是他一辈子最珍视的人。

好想知道他的一切。

他的喜好。

他讨厌什么。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愣住了。

这难道是...

思念的感觉吗...

没想到她这样的人也能拥有这样的感觉。

梦里曾有多少次,她被众人所唾弃责骂,被家族抛弃。

但都有他的身影。

是那样温诺儒雅,让她忍不住想拉住他的手。

那双干净修长的双手,必定能将她所解救吧。

当时遇见他的场景,现在想来也是一番绝凡脱俗的画面。

好想见他...

她所痴念的人。

 

阿什弗德学院。

此时专属学生会的房间里,众人在讨论着学院祭的筹办安排,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鲁鲁修,大家忙得头都快要炸了,你还有功夫在这里悠闲地坐着。“朱雀毫无留情地把抱枕扔向眼前这个此时很是悠闲的男人。

”枢木朱雀,你的奖金。“鲁鲁修的这句话似是戳中朱雀的命门,让他半天接不上什么话。

朱雀发誓以后再也绝对不做欺瞒鲁鲁修的事情。

绝不!

”鲁鲁修,你要再在那里看书的话,学院祭上绝对会多一位绝色美女。“米蕾的一句话让鲁鲁修险些将手中的书摔在地上。

他这辈子都会记得那次男女交换祭。

他发誓不要再经历第二次。

羞耻至极的行为。

”你这个人还是这么不坦率,非要这样才肯配合我们。“米蕾将电脑摆在鲁鲁修面前,坏笑道。

”框架已经出来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的副会长啦。“米蕾拍拍他的肩膀,众人在一旁忍着笑意。

在阿什弗德学院里,也只有米蕾可以做到把鲁鲁修指挥得很顺利,而且没有道理可言。

学院祭在每年的春秋两季各举办一次,在学院祭上,每年都会有具有特色的活动,每个学部都可以举办具有特色的活动以及摊位。

 

鲁鲁修长吁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了计划安排,大脑可以好好休息了。

拿会长没办法啊,他无奈地叹息道。

手机这时在口袋中震动作响,他拿出手机接听。

“什么事。”因为知道对方是谁,他并不意外。

“听上去很安静啊,你不在公司吗。”C.C舒服地倚在靠椅上,神情慵懒。

“说吧,什么事。”鲁鲁修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但是他的内心却在等待C.C的下文。

“我想知道你在哪里。”她不禁笑出声,这个男人依旧是那么不坦率。

鲁鲁修在思考,神情认真。

还是信任她吧。

“学校。”这个答案倒是让C.C出乎意料。

她没想到这个这个男人还是一个在校学生。

“没想到你还是个学生啊。”她调侃道。

“你不会打来电话就是为了这个吧。”虽然当时选择阿什弗德学院是为了娜娜莉,但是在这里他真的得到放松,真的很开心。

与大家一起度过的时光。

“我没有灵感。”她倒是很想看看他穿学校制服的样子。

“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表现出漠不关心。

“我想见你。”听到这句话的他怔住了,有些出神。

不知怎得...

他也很想。

 

 

待续==



评论
热度 ( 20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