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短篇】 Still Here 篇一





明星×模特设定

 

离婚设定√

 

女儿出没√

 

结局HE

 

 

以下正文

 

 

 

在接连几天的熬夜下,不辞辛劳且勤勤恳恳的经纪人枢木朱雀终于为某艺人安排好了所有的行程后,在刚刚睡下没多久的时候却又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他几乎无意识地将手机接通后,从听筒那边传来了尤菲的声音:“朱雀,你睡醒了吗?”

 

朱雀听到自家恋人的声音,被吵醒的情绪瞬间被他压了下去,强撑着意识,迷迷糊糊地回答道:“尤菲…什么事…”

 

“呼…你醒着就好!昨天那场戏的镜头导演觉得还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剧组现在赶得很急,而且十点钟就要开拍。”尤菲从车窗探出头看了看前方拥堵的车水马龙,心中早已是焦急如麻。

 

朱雀听到这里,忙安慰对方道:“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就去找他,到了之后打我手机我去接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快速地换上衣服,接着胡乱地洗了把脸,拿上外套就出了门。

 

 

显而易见,枢木朱雀是一位经纪人,雷厉风行一向是他的风格,专业素养在业界也是颇响盛名。

 

 

可他的能力只要到了一个人的面前就完全不留余地的功亏一篑。

 

 

这个人叫鲁鲁修·兰佩路基,他的死党兄弟兼现合作人,表面上是一个温润如玉又彬彬有礼的绅士。

 

 

当然这是他展现在大众面前的形象。

 

 

只有在他眼里,这个男人才是那个不折不扣且最任性的混蛋。

 

 

面对拍戏,在他苦口婆妈地劝了大半天后这个男人才肯让开机拍摄;稍微有点头疼脑热,就开始罢工不干让他又是挨导演的一顿数落;只要开始想找到这个人想让他配合做点什么的时候,却完全没有办法,直到最后所有人只能妥协…

 

 

想到这里,枢木朱雀就感觉人生的前方是如此得灰暗,每天都像宛若生活在水生火热中一般,心情可谓是十分的复杂。

 

 

终是在枢木朱雀内心的一顿吐槽之下,他到达了鲁鲁修居住的公寓。

 

 

准备拿出备用钥匙开门的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难题,因为今早自己出门太急的缘故,就完全没顾得上拿钥匙的这个壮举。

 

 

啊算了,还是敲门吧,他这样想着。

 

 

“鲁鲁修,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没带钥匙,快点开下门。”当他敲过门后,眼下完全不出乎他的意料之中,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今天真的有急事,赶快开门。”朱雀现在感觉自己的神经完全被头疼所覆盖,敲门的动作开始转变为了拍门。

 

 

可无论他如何怎样的拍门叫喊,里面仍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就在他怒火中烧准备拨打物业电话的时候,这时手机在口袋里开始嗡嗡作响,应该是尤菲打的电话。

 

 

“喂,尤菲你到了是吧,我去接你。”枢木朱雀努力压下自己强忍的怒火,尽量保持温柔地说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进来就好。”尤菲知道毕竟公司给鲁鲁修安排的正是城市中心区的豪华公寓,周围布满了各家狗仔娱记的眼线,为此不能不注意。

 

 

当尤菲到了的时候,看到了自家恋人几乎蓬头垢面的样子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啦好啦,别生气,鲁鲁修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听的。”尤菲忍住自己好不容易控制住的笑意,拿出钥匙开了门。

 

 

刚打开门的瞬间,两个人的表情似是凝固了起来,神情也是难掩的复杂。

 

 

现在鲁鲁修正居住的公寓,可谓仿佛是一个经历过战争中炮弹轰炸过的断壁残垣一般,屋子里已是一片狼藉,毫无生气。

 

 

尤菲小心翼翼地唤了声:“鲁鲁修?”

 

 

空旷的公寓仍是没有一丝动静,也没有人回复她。

 

 

枢木朱雀看着眼前的满目疮痍,根本无法想象到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上了楼,开始一个一个的翻找着房间,最终在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中找到了这座公寓的居住者。

 

 

面前的人仿佛是尤菲不曾见到过的,他正倚靠在墙角旁边,一向干净的黑色短发变得杂乱不堪,上身的白衬衫早已分不清颜色,已是污浊不堪。在他的身边堆起来的尽是大大小小的酒瓶,还有几个散落的披萨盒。

 

 

尤菲将走路的动作放低,当她蹲下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极其醒目的公仔。

 

 

那是这几年鲁鲁修最为珍爱的东西。

 

 

只见他瘦削的手臂搭在膝盖上,几乎看不清他的脸,更别说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应是什么样的。

 

 

“起来吧,让朱雀带你去洗澡。”尤菲轻柔地拨开遮在鲁鲁修脸前的头发,露出了他真实的面容。

 

 

这个人拥有着精致的五官,但在此时此刻却显得万分颓然,他紫罗兰色的双眸早已是一片黯然无光,似是看不到事情转变的前方,被绝望所笼罩充斥着。

 

 

“听话,快起来。”尤菲示意朱雀将鲁鲁修扶起来,他并没有反抗,很快被朱雀拉了起来。

 

 

尤菲看着眼前被朱雀搀扶的男人,不由得叹了口气。

 

 

如果你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将她赶走,让自己这般痛苦。

 

 

近三十分钟后,先前被人搀扶着的鲁鲁修总算是恢复了些往常的模样,虽仍是保持沉默,精神气却已是好了很多。

 

 

尤菲买了些容易消化的粥类,盛好了放在桌上,见那人没有动静,耐心劝道:“吃了才有力气,听话。”

 

见人仍是不动,她狠狠心,接着说道:“你这个样子,让她又怎么放心?”听到这里,鲁鲁修算是有了些许的反应,拿起勺子,动作缓慢地开始喝粥。

 

 

尤菲知道,这个人永远是鲁鲁修的死穴。

 

 

这个人便是鲁鲁修的前妻。

 

 

两个人之前也是前模特界的璀璨双星,他们也曾登上过世界顶峰,创造过属于自己的辉煌与奇迹,赢得了业界内大半前辈后辈的尊敬。

 

 

但是从四年前的一段时间,从大学毕业后就闪婚,平时一向恩爱的两个人关系却突然出现了恶化,从才开始的大吵到最后冷战的不了了之,本被认为是最幸福的他们,最终却走到了离婚的地步。

 

 

想来今天是四年前两个人离婚的日子,也难免他会这样颓废至此,简直完全像变了个人。

 

 

“今天的拍摄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去给导演说…”朱雀话还没说完就被鲁鲁修所打断,“不必了,我今天会去场地。”此话一出,即使是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人此时也表现得颇为震惊。

 

 

“你真的想好了?”朱雀反问他道。

 

 

“你只需要向他报告我近期的情况,其他的照常进行。”只见鲁鲁修的双眸中有了些许他平时思考时的情绪,颓然之色顿时也散去了很多。

 

“放心吧,我今晚会去趟公司。”这个时候,朱雀其实有些担心鲁鲁修的情况。

 

 

他在众人面前的演技可以称得上是完美无缺,几乎毫无任何挑剔可言。

 

 

可纵使他能骗得了所有人,却永远都骗不了他自己。

 

 

当一个人的面具一旦戴上了之后,便再也摘不下来了。

 

 

 

同样是一间相似的公寓,不过它的地理位置远离城市的中心区,临接着旁边的学园区,所以周边交通出行十分便利,治安也很安全,可谓是一个理想的居住场所。

 

 

虽然是已到上午的时间,这间房子的主人并没有醒来的迹象,柔和的阳光照进干净的房间中,感觉屋内的所有陈设在这顷刻间都被装点起来,闪闪的散发着微光。

 

 

床上有一大一小,两个人半依偎在一起,女孩的小手放在了女子的胸口处,小巧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婴儿肥,浅绿的短发乖顺的落在枕头的一边,小嘴微微翘起,甚是可爱。

 

 

这时,闹钟在床头嗡嗡作响起来,此时此刻在这安静的卧室里却显得尤为突兀。

 

 

小女孩惺忪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翻了个身,小嘴里不知道在嘤咛着什么。

 

 

靠近床头的女子翻身将闹钟按掉,从鎏金的眼眸中映照出来的尽是睡意朦胧的意味,只见她将睡得微微翘起的翠色长发稍稍抚平之后,轻柔地将身上的软毯重新遮在小女孩因为翻身而露出的白嫩小脚上,动作极轻地走出了房间,同时将房门掩上了。

 

 

照顾三岁的孩童其实是件极为辛苦的事情,对初为人母的C.C来说同时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只见她将厨房里饮水的机器启动,提前做了冲奶粉的准备后,将桌上的奶粉一并拿过来放在机器的旁边。

 

 

C.C打开冰箱拿了三个鸡蛋,打散入碗里后,在筛网上慢慢过滤杂质,接着倒入碗中放进蒸箱,定时十五分钟。

 

 

上午需要为身体补充水分,C.C切了些许苹果和脐橙,细心地将切好的水果摆在盘中,放在餐桌上。

 

 

因为身为模特职业的她,一直有早饭吃沙拉的习惯,洗菜前她将长发挽起并固定好,几缕翠发顺着她的脸颊低垂,一时之间平添一种慵懒之感。

 

 

“妈妈…”当C.C正在擦去手上的水渍时,便听到身后传来了自家女儿的声音,将手很快擦干后,转身去迎她最心爱的小宝贝。

 

 

“安安终于起床啦,肚子饿不饿?”C.C看着女儿正在用白嫩的小手揉着自己惺忪的眼睛,不禁轻笑出声,蹲下轻柔地梳理着小家伙的额发,将女儿的小身子半抱在自己的怀中。

 

 

“安安想吃肉…松…”刚睡醒的孩子还有些没缓过神来,只见小家伙的嘴唇微微撅起,撒娇着说道。

 

“好,等蛋羹蒸好了妈妈给你放。”C.C将女儿抱起,见热水已经烧好,她先将小家伙放在沙发上,转身去冲奶粉。将热水和半数凉水混在一起待瓶中的奶粉慢慢冲开,在自己掌心试试温度后,恰好合适入口。

 

 

安安在一旁乖巧地接过奶瓶,开心地喝了起来。

 

 

这样的早晨,C.C从安安一岁半起就已经慢慢开始习惯,看着女儿一天天在长大,她同时也在慢慢成长。

现在的她在争取如何做一个好妈妈的道路上开始一点点进步。

 

 

可是这样的早晨,总是缺失了些更为珍贵的东西。

 

 

她一直这样觉得。

 

 

“妈妈,我今天可以…去店里嘛…”安安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C.C的身后,小手拉住她的小指,因为口中还含着奶嘴的缘故,稚气十足的声音变得有些含糊不清。

 

“那安安答应过妈妈什么事?”C.C蹲下身子,含笑地注视着自家女儿的眼睛。

 

 

那是一双具有灵气,仿佛如同那紫色琉璃般剔透的瞳孔,看上去清透而澄澈。

 

同时也像极了那人的神情。

 

 

皆让她深爱入迷。

 

 

 

“安安会乖乖听话,这样就能见到爸爸了…”听到小家伙奶声奶气又有些委屈的声音,C.C心疼得将自家女儿抱在怀中,接着亲了亲她的额头,以示安慰。

 

 

依照鲁鲁修的脾性,要是知道了安安的存在后,怕定是要震惊得手足无措了。

 

她一边这样想,一边戴上手套将蒸箱中的蛋羹取了出来,开始了今天真正早餐的开始。

 

 

 

剧组现场。

 

 

拍摄现场的气氛此时正尴尬到了极点,总导演的脸色也难看得阴沉,现场这压抑的气氛伴随着阵阵使人感到沉闷的低气压,让剧组的工作人员更是连大气皆不敢出,生怕搞出什么新的动静。

 

 

这边的休息室中,在拍摄场地进行负责的副导演正在与朱雀进行交涉,商量事情的进一步解决。

 

 

“我的大经纪人啊,你可一定要帮着劝劝啊,不然的话这无论是哪一边我都没办法交代啊。”副导演感觉自己的冷汗正顺着自己的脖颈缓缓淌下,开始慢慢试探着这位传说中金牌经纪人的谈判能力。

 

谁曾想,今日的朱雀却并不以往日谦和的面目示人,语气同时也略冷冽道:“贵方在未经过我方经纪人以及艺人的同意下,私自篡改剧本,并且还是在我方禁忌条约中的范围内,”接着他话锋一转,沉下声道:“我方艺人便拥有权力终止拍摄,甚至结束与贵方的合约。”

 

这下副导演便心慌得更厉害了,忙低声下气道:“这也有我自己的问题,我们应该在修改剧本前就征得您的同意的,还请您三思海涵哈。”

 

 

本来枢木朱雀一行人已经按时到达了拍摄场地,正当朱雀稍稍放下心来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程安排时,却看到从演员准备室出来一脸铁青的鲁鲁修,心下一想这又是谁惹得这位祖宗了。

 

 

随后他也纳了门儿,剧本原来安排的男女主的分手剧情无端非得安排到婚纱店,双方在最后试了礼服互换戒指之后再深情地开始互诉衷肠,随后进行分手告别。

 

 

这剧情,真是难为处于现在状态中的鲁鲁修了。

 

 

以他今天这多变的情绪依据来看,能接受这扯到家的剧本就算他能立刻拿一个金马奖影帝奖给现场所有人看了。

 

这不就是明显的撞枪口吗,朱雀不禁在暗地里吐槽了一下。

 

 

“这件事情我们不会有任何妥协之意,如若贵方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随后我会立刻上报给公司,相信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朱雀坚决的态度让副导演只得放弃了眼前的周旋,赶忙连连道歉,并应允剧组这边定会尽快给出一个更好的解决结果出来。

 

 

 

因为鲁鲁修昨夜那次伴随着酒水肆虐的情绪发泄后,这几年因为劳累过度所造成的头疼的毛病也随之而来,几天未曾合过眼的他,精致的面容即使是被技术高超的化妆师修饰过,却怎么也掩盖不住他现在的满目颓然。

 

 

没有人不喜欢最靠近聚光灯的那个位置。

 

这种被所有人簇拥着所崇拜着的心情,每个人却不尽相同。

 

 

包括他。

 

 

这受人瞩目的万丈光芒,现在对于已经失去一切的他,却是独独不想再去承受这看似代表至高荣誉的头衔了。

 

 

因为头疼演变得愈来愈烈,他的视力甚至有时候也会受到压迫,如今也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尽管他并不在意。

 

 

在四周一片模糊之间,鲁鲁修似乎听到了朱雀熟悉的叫喊声,他胡乱地嗯了两声以示回应,揉捏着太阳穴的指尖已然麻木,一连几天的疲惫同潮水一般沓来踵至,他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陷入一片昏黑之中。

 

 

 

只有在这虚无梦境中,我才能与你再一次重逢。

 

 

 

 

TBC.






大概是离婚分居带娃梗xx

这篇产了很长时间 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尬xx

不过也请尽管来吐槽xx

至于什么时候更新xx【随缘吧xxx】

评论 ( 17 )
热度 ( 40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