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太芥】I am Alive


短篇完结×日常温馨向

 

刑警搭档设定【已退役】

 

无异能设定

 

ABO设定

 

芥川初孕设定

 

两人同居设定/////

 

重伤恢复期

 

入坑良久 新人渣作/////

 

 

以下正文

 

 

已至深秋之际,横滨也开始真正冷了下来,不禁让人想把手掌缩入口袋里,享受这片刻也不愿意离开的温暖。

 

路人行走交谈时从口中缓缓冒出的白色雾气,手中握着还冒着热气的咖啡,道路边卖地瓜的小贩不停地用手掌摩擦着,好让这更多的热量集中在身体里面。

 

 

真是冷的不像话。

 

 

太宰治不禁吐槽道,平日里那件浅咖色的风衣早被勒令换上了略厚些的黑色大衣,出门临走时还被银提醒戴上了羊绒围巾。

 

太宰治身觉有生之年,从来没穿这么厚过。

 

 

“太宰先生还是穿厚些吧,不然哥哥会不放心的。”不过出门前银对他这样说道。

 

 

对,确实不能让小笨蛋君担心。

 

 

寒冷,对于太宰治来说,这是让他觉得依旧还存活在这世上的证明方式之一。

 

人各有志,不过他将他这小半辈子奉献给了自杀。

 

虽然遗憾地来说,从来没有成功过。

 

 

因为每次成功之际都因芥川的出现被打断,这曾经让他感到十分不爽,也会经常找一些理由借机报复回去。

 

 

胆小鬼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世人皆称自杀之人为最懦弱无能之人。

 

不错,他承认。

 

 

他是懦弱,他也的确无能。

 

 

直到遇到芥川龙之介。

 

 

他尚记得与芥川成为伴侣的那天夜里,他的小笨蛋君喝醉了,身体几近瘫软到无法站立,却执拗地不肯任他拉着手臂,强撑着靠在墙边清浅的喘息着。

 

“太宰…先生…”当他听到芥川正在呼唤着自己,走上前去,一把扳过那人几近苍白的脸庞,凝视着他迷离的双眸和那微微颤抖的嘴唇。

 

那晚的芥川很不对劲,虽然他也不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喝酒喝得如此失态,眼眸中的执念却是加重了几分,白皙削瘦的手指罕见地拉住自己的衣袖,嘴里不知正在呢喃着些什么。

 

 

“先生…请您别再走了…”芥川几乎快被太宰治抱在怀中,平时略微沙哑的声音此时听着却是十分细软,语气却有些沉重。

 

这应该是最糟糕的情景了。

 

太宰治这样想。

 

 

不久前他唯一的好友织田作去世了,因为特工组织上级的一次指令任务。

 

织田作的尸体最后是被他找到的,去世后的一切也都是由他来处理的,太宰知道,织田作还有亲人需要他去安顿和照顾。

 

他一声不响的离开警局,安顿好了一切,谁也没有告诉。

 

他知道,按照芥川的性子来,哪怕把整个横滨翻个遍也要找到他的踪迹。

 

 

死板又执着。

 

 

他的突然消失并没有让警局损失些什么,反倒是他的同事国木田有些不习惯,每天嚷嚷着“要是太宰那混蛋在的话,这个任务一定交给他”之类的话。

 

织田作对他来说很重要,对于他来说,那是他唯一的朋友。

 

他本想一走了之,可想到总有一个人会因为他的消失而继续闯祸下去的话,那织田作引导他所做的一切便都是无用。

 

 

“成为救人的那方吧,太宰。”

 

 

他知道,有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傻瓜在寻找着他。

 

 

 

“小笨蛋君,你是在哭吗。”太宰治将那人环在腰际,蹭着他的脖颈,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安抚着面前的人。

 

“呜…太宰先生…”芥川的声音听不清是哽咽还是鼻音,怕是酒精冲上了神经,影响了思考。

 

“你怎么还叫我先生啊…”他不禁有些无言,横抱起怀中的人,向住所走去。

 

 

那晚的小笨蛋君因为酒精引起了提前发情热,小手不受控制一般的在自己身上开始乱动,很不安分。

 

“芥川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太宰治一把抓住芥川的手腕,一边询问一边亲吻着芥川的脖颈,引得怀中的人是阵阵颤抖。

 

“受不住了…先生…”怀中的人被自己的信息素所击垮,身子变得更加虚软,难以自持。

 

“那今晚你无论怎么哭我都不会停下了喔。”说到这里,他低头吻住了已经快要失控的搭档,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动作不由得变得轻柔。

 

小笨蛋君,这个时候真可爱。

 

 

那晚过后,他彻底标记了芥川,两人成为了伴侣。

 

睡梦中的芥川总是一脸不安,双手紧握住太宰治的衣角,口中不知是在呢喃着些什么。

 

每当这时,只要他轻柔地安抚着怀中人的后背,那人便会很快的安静下来,不再梦魇。

 

 

 

想到这里,他还是觉得自家小笨蛋君实在是太可爱了,有的时候一哄就高兴了,有的时候还是执拗的不行。

 

今天买些他爱吃的红豆汤回去吧。

 

小笨蛋君一定喜欢。

 

 

两人自从一次重大恐怖袭击镇压任务过后,最后选择了退役,安安稳稳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芥川在这次镇压任务中受了重伤,生命垂危。

 

 

当时太宰治拖着自己那已经骨折的双臂丝毫不听劝地冲进大楼,最后把芥川从废墟下找到的时候,那人的心电图几乎已经持平。

 

 

是芥川,在大楼倒塌前将他死命推了出来。

 

“活下去,太宰先生。”太宰治记得当时自己的小笨蛋君是这么说的。

 

 

说得轻巧,芥川龙之介。

 

 

他本如死亡无异,却还要听到这极其荒唐的字眼。

 

 

没了龙之介,这个世界已没什么再值得他去留恋。

 

 

 

最终芥川被警局里的私人医生与谢野晶子给救了回来,生命体征也在慢慢恢复,人苏醒的可能性也在加大。

 

 

“他怀孕了。”在与谢野晶子检查完芥川所有的身体状况后,最终下出的结论。

 

 

太宰治本无光彩的双眸中似是一下子被触动了,他想去抚摸躺在床上那人的小腹,却碍于那人身体上各种各样的管子所放弃。

 

 

“孩子没什么大事,后期慢慢好好调养就没什么大碍了。”与谢野晶子交代好需要注意的细节后,安静地离开了房间。

 

 

小笨蛋君怀孕了。

 

 

太宰治现在满脑子都在回响着这句话,一时之间都无法散去。

 

 

这次,一直迷茫于人世的太宰治终于得到了救赎与归宿。

 

 

“要快点好起来喔,小笨蛋君。”他俯下身吻上芥川龙之介的额头,动作极其小心翼翼。

 

 

似是从那个时候起,太宰治似是变了个人,每天两点一线,从住所到医院,脸上逗弄的笑意也少了很多,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倒不如说他身上的线条变得柔和了很多。

 

 

每天夜里,太宰治都会在芥川的床边入睡,枕边放着那人常穿的白色衬衣。

 

那是龙之介身上的味道,柔和的绿茶味信息素。

 

 

银每天都会来病房看望,带来一日三餐,一些孕期以及育儿的书籍,还有几枝医院旁边花店里的鲜花。

 

 

“哥哥很幸福呐。”银这天将烫洗好的毛巾递到太宰治手中的时候,嘴角含着笑意,开口说道。

 

 

太宰治正细心地擦拭着那人白嫩柔软的手臂,动作轻柔缓慢。

 

擦拭完后,他一一将那人的手臂和双腿进行按摩,以便于苏醒后的行走。

 

 

小银说得一点都没错。

 

小笨蛋君,你听到了嘛。

 

太宰猜到芥川一定是听到了的。

 

 

芥川是在这天深夜里醒过来的。

 

当他睁开双眸时,那展现在自己眼前的朦胧瞬间不由得让他顿时觉得恍如隔世一般。

 

他想动弹,无奈从手臂传来的酸痛阻止了他要起身的动作,这使他下意识地吸了口气。

 

“…龙之介?”这时在芥川的耳旁传来了熟悉的呼唤声,他知道,太宰就在他的床边。

 

 

“先…生…”因为刚苏醒时的缘故,他的声音尚还微弱,带着沙哑的意味。

 

 

芥川这时感到床边陷下去一块,那人打开了床边的灯,他渐渐感到属于那熟悉之人的干燥手掌正在摩挲着他的脸庞,柔和而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当芥川抬眸的一瞬间,他有些愣住了。

 

此时此刻,在他面前这个叫太宰治的男人,是他的老师。

 

他的搭档,同时也是他的爱人。

 

 

此时此刻,却有两行清泪顺着那人帅气的脸庞边缓缓滑下,在枕边的手掌也是颤抖不已。

 

不知怎的,他甚至也有些热泪盈眶,有种难以言表的感情仿佛在心中弥漫开来,快要溢出来了。

 

 

“龙之介。”

 

 

“龙之介。”

 

 

这两声深沉的呼唤,已足够让芥川为之所动容。

 

 

“我已经不走了,”太宰治顺着床边侧躺下来,两个人额头相抵,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你也不能走。”当芥川听到躺在身边的人这样说的时候,眼中的泪水就随之毫无防备地落下,使他的视野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小笨蛋君要是这个时候哭,那生出来的孩子一定是个爱哭的小老头。”太宰治隔着被子缓缓地抚上身边人的小腹,调侃道。

 

 

芥川的表情开始变得微妙起来,随后耳根处开始变得粉红,看向太宰治的眼神开始躲闪,呼吸也同时变得急促起来。

 

 

“两个多月了,还不太稳定。”太宰治支起身子开始亲吻起他的额头,两个人的手掌相扣着,温柔而缱绻。

 

 

芥川愣愣的摸向自己的小腹,长期未从活动过的手臂使此时此刻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他开始小心翼翼地伸向那里。

 

那里很平坦,很难让人想象那里正在有一个生命正在被孕育着。

 

同时,这也让芥川瞬间起了一身冷汗,他开始浑身发抖起来,脸色也开始苍白起来。

 

 

“不怕,不怕。”太宰治轻柔地吻去芥川眼角尚留的泪痕,释放出信息素慢慢地安抚着自己的Omega。

 

 

芥川很难想象,如果自己真的死在那片废墟下了,后果真的会变成什么。

 

他与先生的孩子…

 

也不就意味着不复存在了吗…

 

 

想到这里,他渐渐地攥紧了太宰治的衣角,神情也变得痛苦起来。

 

 

“真的要变成小老头了喔,小笨蛋君。”太宰的手也伸向了身边人的小腹,覆上了那瘦弱的手掌,轻哄着。

 

 

“先生…”芥川轻轻地呼唤着身边人的名字,脸色也好转了很多。

 

太宰用下巴摩挲着芥川的头顶,虽未应答,却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安慰着怀中的人。

 

 

“...我差一点就要失去它了。”芥川的声音闷闷的,却直直地进入到太宰的心中。

 

无奈又让他心疼。

 

 

太宰牵住芥川的手掌心,侧身吻住了那人干燥的嘴唇,温柔地一寸一寸开始触碰着,生怕伤着他尚未好全的身体。

 

 

“唔…治…”芥川心中的恐慌似是正在被面前的这个吻所渐渐冲散着,情绪也开始趋向于平静。

 

 

听到怀中的人终于唤出了自己的名字,太宰治轻笑了一声,重新吻上了芥川的额头,继续安抚着。

 

 

两个人就这样依偎着温存了良久,芥川的手掌仍放在小腹上,与太宰的一起。

 

 

在芥川的心里,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情感。

 

 

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去表达,也很难去定义。

 

 

有一个熟悉的词眼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先生曾经说过的。

 

 

大抵是幸福吧。

 

 

无论何时,太宰治也会一直待在芥川龙之介的身边。

 

 

 

太宰出门去了趟公寓附近的超市,买了些吃火锅的食材,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同事兼邻居的中原中也。

 

意外的是,中原中也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嘴巴那么毒,将手中的篮子强行递给了他,一拳打在他的左肩膀上,语气故作严肃道:“混蛋青花鱼,好好对芥川,听到没。”

 

 

太宰的手指感受到了来自盒子中红豆汤升腾起的热气,很是暖和,并不烫手。

 

在这个冬季里,其实他还是贪恋这份温暖的。

 

 

“我说中也啊,你好歹也去找个Omega,总不能一直打光棍下去然后孤老一生吧。”他还是想在最后时刻调侃一下面前的这位小矮子。

 

 

中原中也承认,他现在很想打爆太宰治的狗头。

 

 

“要你管啊!”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地关上了院子的门,转眼间摔上门回到了屋子里。

 

 

混蛋太宰,要不是芥川现在怀孕了需要照顾,绝不饶他。

 

 

这边,太宰回到了家中,在玄关处将鞋子换下后,将手中的食材以及刚刚收下的篮子交给了正在厨房忙活的银,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走进他与芥川的房间里。

 

 

他并没有看到意料之内的人,被子的一角似是被翻起,卫生间中也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声音。

 

 

当太宰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后,果然视野中终于出现了自己所寻找的人。

 

 

只见那人扶在马桶的边缘处,脸色难看得有些苍白,呕吐的同时也伴随着阵阵咳嗽过的喘气声,蹲下的身子也略显单薄。

 

他连忙走上前去,蹲下后轻拍着芥川的后背,同时把面前人的身体重心放在自己身上,安抚着自己的Omega。

 

“太宰先生…你回来了…呕…”芥川尚未说完要说的话,持续涌上来的恶心便使他的身体一阵颤抖,只能无力地倚靠在太宰的肩膀上。

 

太宰轻拍着怀中人的后背,待芥川好了些,将毛巾浸湿,轻柔地擦拭着他的嘴角,接着将怀中的人抱起,走向卧室。

 

他将怀中的人放在床上,把芥川最近在家里常穿的针织外套披在那人身上,将被角慢慢地掖好,让芥川保持着一个半躺着的姿势。

 

“今天还是吐得很厉害啊,小笨蛋君。”太宰将抱枕垫在芥川的后背,那人便顺势把略温热的手掌放在他那微凉的掌心上。

 

这是他们每天的习惯。

 

 

“今天已经问过晶子小姐了,下个月应该就不会吐了。”芥川平时沙哑的嗓子已经好了许多,咳嗽也在慢慢减少,他看向坐在他身边的人,眼神柔和。

 

“四个多月了,我和龙之介的孩子。”太宰隔着被子轻抚着芥川那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轻声说道。

 

“龙之介喜欢男孩女孩。”在太宰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女版的芥川长大后的模样,使他不由得轻笑出声。

 

他们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眼睛应该都像他,女孩的头发说不准会像小笨蛋君一样。

 

 

“唔…在下喜欢女孩…”芥川先是思索了会儿,想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说出口的时候他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微微发烫。

 

“小笨蛋君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太宰突然凑到芥川的耳边,进而又轻声道:“只要是龙之介生的孩子,我都喜欢。”

 

身边人的鼻息引得芥川脖颈处有些发痒,使他将双臂放在面前人的肩膀处,脸颊上的温度仍是不减分毫。

 

 

太宰将芥川轻拥进怀中,下巴放在那人的头顶上,摩挲着他的小腹,动作极其轻柔。

 

 

“今晚先生要吃火锅吗。”芥川倚靠在太宰治的怀中,询问着身后正抱着他的人。

 

 

“嗯,龙之介想吃么?买了你最喜欢的红豆汤。”太宰亲吻了下芥川的额头,眼睛低垂着看着怀中的人。

 

 

自从芥川出院以来,孕吐最为剧烈的在怀孕的前三个月,他的胃口并不太好,还好人并没有瘦下去,腰上也多少长了些肉。

 

看着自己的小笨蛋君在慢慢恢复,太宰时常做梦梦到的场景便永远消逝了。

 

 

他的龙之介,还活着,还依旧在他的身边。

 

 

“嗯,想和先生一起。”芥川回答的语气仍是最为平常的,却让太宰觉得是十分安心的。

 

 

这就是他的小笨蛋君。

 

这也是他的芥川龙之介。

 

 

“好,我们三个一起。”太宰的掌心与芥川的掌心放在一起,虔诚地等待着他们尚未出世的孩子。

 

 

 

我尚活在这个尘世之上。

 

所以请尽情的呼唤我吧。

 

 

 

TBC.

 

 

这篇本来计划是要写成一篇长坑的/////但是还是以短篇的形式呈现了出来。

听了Adam Watts的《I’m alive》进而突然有的脑洞,就想呈现出最温柔的太宰治先生,可能也没有把握住描写的角度,如果看完之后有脱离人物性格的感觉的话,留言评论或者私信都可以,需要修改的地方下次在写这篇的番外的时候我会注意的。

番外等到寒假会码,有时间会发上来的ww

 

最后,我爱他们一家三口【笔芯w】


评论 ( 6 )
热度 ( 72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