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拾光 三





那一刹那,我转身看向了你。

 

 

就像一辈子那样绵长。

 

 

 

医院,压抑而安静,是很多人这辈子最不想踏入却不得不的地方。

 

 

生离死别,很少人可以接受,同样也很难去接受。

 

 

救死扶伤,则是一名医生的职责,意味着不能放弃任何一名病人。

 

 

对于C.C来讲,医生不仅是她的职业,也是她的全部。

 

 

因好友的推荐,她研究生刚毕业就来到了帝都中心医院进修,得到了当年胸外科主任的赏识,她的医生生涯从这里开始。

 

 

医院里的同事,看病的病人,无尽的手术,对于她来说,这是医院的一切。

 

 

这一切,也许很快就要化作泡影,不复存在。

 

 

走向会议室的路上,C.C的心情很是沉重,步伐机械又缓慢,眼神黯淡。

 

 

一个手术过程中突然猝死的病人,使她成为了众矢之的。

 

虽不是她的操作失误,但确实是在手术过程中出现的情况,她必须负责。

 

面对家属的谩骂和误解,她的沉默显得更为无力。

 

但她知道,这时候的任何解释,不能解决问题。

 

 

转眼间,她已经到达了会议室的门口,脚步却迟迟不能迈进。

 

结果怎样,虽然清楚,可突然之间心里涌起一种情绪,久久不能散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情绪,走了进去。

 

 

 

这时的鲁鲁修,正站在手术室的门口,他高大修长的身体斜靠在墙面上,他的神情总让人有一种他永远都在思考问题的样子,神情淡然。

 

 

前来完成任务的利瓦尔看到鲁鲁修后,忙上前打招呼,简单的两拳相抵以表示问好后,二人便聊了起来。

 

 

“他的这种情况术后只要好好养着,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利瓦尔对他说道。

 

“我以为你已经和会长出国了。”鲁鲁修见利瓦尔的脸都变了,在一旁调侃道。

 

“到国外,我又人生地不熟,还要学英文,麻烦死了。”利瓦尔虽是这样说着,神情还是不舍。

 

“你呢,现在当了警察挺威风的吧。”利瓦尔靠在椅背上,笑着问道。

 

“还行。”鲁鲁修回答道,语气轻松。

 

“对了,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C.C了?”利瓦尔想起C.C交代事情时那微妙的表情,开始八卦道。

 

“她挺特别的。”鲁鲁修想起那金色的一双眼睛,嘴角不禁起了笑意。

 

“你倒挺有勇气,胸外科帅哥那么多,谁也没把C.C追到手,你可要好好加油。”利瓦尔想到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模样,突然之间感到内心复杂。

 

算了,还是不想了,鲁鲁修这么迟钝的一个人,利瓦尔不禁替C.C感到堪忧。

 

想想高中大学那些年,夏利也是苦苦喜欢了鲁鲁修好久,到最后估计也没悟透人家姑娘的心意,让人无言。

 

想到这,他不禁对鲁鲁修的恋爱生涯感到无奈。

 

 

“不过最近她可是遇到困难了,工作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你这时候要是帮帮她,说不定关系能进一步。”利瓦尔不由得替好友的未来所筹划。

 

总不能让他孤独终老一生,利瓦尔不由得想道。

 

 

“说说看。”鲁鲁修的语气虽平淡,眼神却闪烁不明。

 

“能这么严重的你也能猜到啊,得罪患者家属了呗。”利瓦尔的答案与鲁鲁修心中的答案几乎相同。

 

 

“我们急诊主任倒是特别想把她争取过来,毕竟急诊几乎就我一个,其他的全是刚刚通过实习的小年轻,没一点操作经验,愁人的很。”利瓦尔想起平时急诊的鸡飞狗跳,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极为无奈。

 

“我知道了,队里还有些事没处理,下次再聊。”鲁鲁修理解了利瓦尔语句里的含义。

 

 

他当然想帮C.C,不过心中这种不同于平常的悸动让他却迟迟不能心安。

 

 

与利瓦尔告别后,他很快和基诺汇合,了解了其他警员的情况后,两个人同时松了口气,坐在医院的椅子上。

 

“洛洛怎么样现在。”基诺将刚买来的水递给身旁的鲁鲁修,问道。

 

“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术后保养很重要,我想请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护工照顾他。”鲁鲁修接过水后,才觉得已是非常口渴,打开瓶盖喝了一大口。

 

“也是,洛洛他也没有什么亲人可以照顾他。”基诺想了想,说道。

 

 

鲁鲁修本来对洛洛并不在意,想着他本来只是一个管理数据的警员,不过经验也算丰富,这次的事件也处理得很好,没有任由侦查科的警铸成大错。

 

 

“现在情况已经都稳定了,那些警员们的家人都通知到了,对了我还没问你怎么这个时候在医院?”基诺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趣的问道。

 

“探望一位老师。”鲁鲁修回答道,语气平淡。

 

 

他和枢木家这种微妙关系警局里并无人知道,他对身边的人也是一直闭口不提。

 

 

基诺晚上还有回厅里汇报情况,便很快离开了医院。

 

 

洛洛还在重度监护室,鲁鲁修前去看了看情况,同时也交代了护士有情况要随时打电话告诉他。

 

 

麻烦事已是解决,可他的脑海中却是充斥着一个人的画面,久久不能散去。

 

母亲曾告诉他,一个人的生命中会遇到很多人,也会遇到一个如同阳光一般的人。

 

 

可能他已经遇到了这样的一个人。

 

 

 

C.C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走廊上早已是一片寂静,她的脸上一片平静,像是任何事也未曾发生过。

 

 

她回了休息室,很快便整理好了自己的杂物,放置在盒子中。

 

 

想起刚才会议室的种种,她的脸上并分不清楚情绪。

 

不管是怎样,她总要离开的。

 

 

自己心里的情绪,大抵是不甘还是不舍她自己也不得而知。

 

她望了望座椅上的白色制服,心里的那种别样情绪却泛起波澜。

 

 

不再思索些什么,她一边抱起盒子,一边打开了房间门走了出去。

 

 

C.C很快到了一楼,不知怎么,她的脚步却越来越缓慢,直至到了医院门口。

 

 

原来,她也会不舍,也会有别样的情绪。

 

 

正值秋季的潘德拉贡已经迎来了雨季,已是阵阵寒气袭来。

 

 

正当她分神之际,肩上却多了衣服的重量,她抬起头,却看见了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面前的人高大挺拔,神情平淡,面上并无太大的情绪,触碰到她肩膀的手掌却是温暖异常。

 

 

“你帮了我的忙,能否聊两句。”那人的声音磁性而清澈,似是要俘获她的心,进入到她的心里。

 

“不用。”她一向不和他人过于交往,话也很少。

 

 

当她正想把肩上的衣服拿掉时,却被那人阻止了,她再次抬头望他,他的神情却与刚才已是不同。

 

 

C.C突然觉得面前的人很是温暖,突然有点不忍拒绝他的好意。

 

她终是点了点头,那人见她同意了,拿过她手中的盒子,并提醒她可以拿着衣服挡雨。

 

 

雨滴声和二人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很是平常,却使C.C产生了一种情绪。

 

有种与人相处的那种独有的烟火气。

 

 

两人很快到了车上,那人从后座拿来毛巾擦拭着他的黑色短发,有水珠从额间滑落。

 

 

“今天的事,谢谢你。”鲁鲁修对她说道。

 

“你不用谢我什么。”C.C回答道,语气清冷。

 

“作为回礼,我也会帮你的忙,请你接受。”那人的侧脸极是好看,声音却带着一丝从容不迫。

 

“你帮不了我。”她的语气仍是清冷,回绝道。

 

“现在除了我,无人可帮你。”那人的语气中多了些许平和。

 

 

C.C望着他,脸上虽无太大情绪,心中竟多了些许动容。

 

“饿了吗,想吃什么。”那人询问道。

 

 

突然间,C.C感觉自己心中多了些许不同于平时的感觉。

 

 

想去稍微依靠一下面前的人。

 

 

 

“披萨。”




TBC.




又一次审文过程中发现了些许bug,在第二章里二人初次见面时C.C应该称鲁鲁修为 “鲁鲁修·兰佩路基先生”


抱歉犯这种低级错误!!


感情升温嘿嘿嘿【痴汉笑】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