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LC/太芥

这里倾朵风 有幸与你相识 请多指教

-想永远守护你
-心中唯有这个愿望

-直至这漆黑的世界
-迎来遍地光明之时

拾光 二





阳光,它本身即廉价而寻常之物,几乎每天会出现与人们相见。

 

 

凡是在天气甚是晴朗之时,便是它大放异彩之时。

 

 

直到与你隔着人海相望,才知我未曾真的见过阳光。

 

 

 

那双不同常人的美丽眼睛直直的让他深深陷了进去,鲁鲁修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身后女人持续的谩骂声却打断了他此时的思考,让他心中不由得更为厌恶。

 

 

“没事谁来你们医院瞎折腾,我要投诉!”女人气急败坏地挣开身边护士的束缚,拉住绿发女子的手腕便径直向前走去。

 

 

“请你放手。”女子脚步停下,但依旧保持着礼貌言辞制止着面前的人。

 

 

他本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可面对今日的状况让他却破了戒。

 

 

情急之下,鲁鲁修连忙上前分开了二人,将绿发女子护在身后。

 

 

“多管什么闲事,躲开!”那女人见面前的人有了帮手,便怒火中烧,右手使足了力道谁知被鲁鲁修攥住了手腕。

 

 

“女士,这里是医院,请注意你的素质。”些许是他此时的眼神太过冷冽,女人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试图想挣开手腕上的束缚,却不料鲁鲁修力气极大,让他根本无法挣脱。

 

 

身边逐渐聚集起来了人群,鲁鲁修也不想造成太大的混乱,便松开了面前女人的手腕。

 

 

“你是她什么人,多管什么闲事!”见此状,女人不由得气急败坏道。

 

 

“我是警察,请您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鲁鲁修将放在口袋中的警官证亮出,语气平常,却也颇有气势。

 

 

那女人努了努嘴,不知该说些什么,悻悻的便走开了。

 

 

鲁鲁修转过身,却注意到女子手腕有些发红,礼貌的询问道:“你还好吗。”

 

女子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事。”

 

 

些许是因为刚才的动作,女子的胸牌掉落在了地上,鲁鲁修在弯腰拾起时,只见刻着“胸外科主治医师 C.C”几个金属小字。

 

 

“谢谢。”女子接过了鲁鲁修手中的胸牌,礼貌疏离的感谢道。

 

 

“很特别的名字。”鲁鲁修意识到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确实过于近了,便向后不留痕迹的退了两步。

 

 

“我还要门诊,谢谢你,改日一定言谢,鲁鲁修·尤金先生。”说完这些话,女子便转身离去了,只留鲁鲁修一人还在原地伫立着。

 

 

“C.C,很特别的名字…”他面露出微笑,反复地思考着这个能引起他注意的名字。

 

 

这时,手机在外套口袋中的震动声召回了鲁鲁修游离在外的思绪。

 

“喂,你好哪位。”听到对方所讲之后他不由得皱起眉头,脸色骤变。

 

 

“我现在就在帝都中心医院,处理好现场情况之后,在医院门口会合。”挂断电话后,他便快步走向医院的急救门口处,神情正色。

 

 

基诺的一通电话让他不得不改变现有的计划。

 

 

当他在在门口站定之后,似是在思索些什么,神情一沉,眉宇微皱。

 

 

如果是简单的绑架事件,基诺根本不必要向自己汇报。

 

想必现场事态的情况已经上升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沉,神情也变得更为严肃。

 

 

半小时后,伴着急救车长促有力的轰鸣声,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扑面而来的血腥以及尘土的气味逐渐地充斥在空气中,接下来便是警员那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鲁鲁修面前,目测来看,身体的受伤情况很是严重,身旁医护人员的脸上也尽是严肃之色。

 

 

随着第二辆急救车的到来,基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鲁鲁修面前,两人眼神触上的那一刻,并未有任何言语,而是先跟随着身边的医护人员到达了抢救室。

 

 

“现场到底什么情况。”鲁鲁修的神情多了几分凝重,询问道。

 

基诺喘了口气后,回答道:“本来是个绑架求助电话,最开始没有惊动这么多人,但是侦查科那边不知道为什么出了什么乱子,没有一个人汇报出警情况。”鲁鲁修听到这里,似是同时也在思考着些什么,神情紧锁,却并未有一丝慌乱之意。

 

“洛洛和侦查科的人争执了几句,之后他不放心跟去了,在临走之前请示了我,我同意了,没想到中了对方的埋伏,听说是警员们刚到达现场时发生的爆炸。”基诺的一番话似是敲醒了鲁鲁修脑内的某根神经,让他一瞬间想起来了某件事情。

 

 

“和上次的贩毒团伙有关联,是吗。”基诺的神情逐渐变得更为凝重,也陷入了深思之中。

 

 

“对了,洛洛怎么样?”鲁鲁修询问道。

 

基诺有些欲言又止,但看了看鲁鲁修那询问的神情,终答道:“他伤的只怕是很重,我刚才听到医生对护士说要紧急从血库里调出三个单位。”

 

鲁鲁修听到这里,心中也充斥着自责之情。

 

可是他知道,当什么事情发生过了之后就不能去改变,也不能后悔。

 

 

“这次,是我欠了洛洛一个人情。”鲁鲁修站起身来,说道。

 

“发生这种事情,你怕是也要承担部分责任。”基诺在一旁说道,语气担忧。

 

“受伤死伤情况要我们要马上知道,我现在去找医生了解情况,你去统计死伤人员名单,动作快点,及时汇报情况。”鲁鲁修并未在意基诺刚才说的话,交代好任务后,他便转身离开。

 

 

受处分对他来说是一件能得到妥善解决的事,他也能够自己处理。

 

 

大部分伤员都转去了胸外科,鲁鲁修无心分神,脚步不由得加快,当他到达会诊室之后,便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呼吸节奏不由得变得更快。

 

那人正专心致志的与身边的医生讨论着病情,并未注意到他的存在。

 

 

其他医生逐渐注意到了鲁鲁修的到来,上前询问他的来意。

 

他简单的说明了来意之后,医生开始为他介绍相对病情。

 

 

“现在最严重的问题是,这个病人胸口有异物刺入,已经伤到了主动脉,体内出血十分严重,出现了气胸和大咯血情况,再不手术可能要危害到生命。”听到这里,鲁鲁修的眉宇皱起,陷入思考。

 

 

他没料想到,洛洛的情况不仅是严重而且复杂,手术过程中稍有意外,很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这个手术我来做。”熟悉而清冷的女声在他耳边回响起,唤回了他的思绪。

 

“请家属签字。”那人将手术意向书递给他,白皙小巧的手则拿着另一侧。

 

鲁鲁修接过后,签了字后,回递给了面前的人。

 

 

“和他一起来的大部分患者情况较轻,有两个人的情况有些复杂但是已经得到处理了。”C.C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面上并无情绪,但是心中却泛起波澜。

 

 

“多谢。”不知为何,他却紧张起来,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是我的职责,手术已经在准备了。”C.C的声音虽毫无情绪,内心却已被面前的人所吸引。

 

此时此刻,她也来不及想太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手术室后,开始做消毒准备。

 

 

因为症状的复杂以至于手术过程较长,但C.C手上的动作依旧有条不紊,专注耐心地进行着手术,身边的助手也在一边协助着她,传递器具,配合剪线,默契十足。

 

 

两个小时之后,手术基本结束,C.C刚换上白大褂,走在会诊室的路上,同事利瓦尔却跑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使她被迫停下了脚步。

 

 

“我的祖宗,主任和院长正找你呢,你又得罪谁了?”利瓦尔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道。

 

C.C心下一沉,神情微变,并未回答利瓦尔的问题。

 

静默了片刻,她似是想起了些什么,对利瓦尔说道:“刚才我做手术的那位病人,你告诉他家属一声,术后注意调养身体,出什么情况让他找尤金主任。”

 

 

 

该来的总会来,她始终逃脱不了。

 

 


看着自己身上的白大褂和胸牌,她的眼神意味深长,停顿了片刻后,她终是吁了口气,向前走去。




TBC.




最近思路找回来了 希望能带给你们好的故事思路

谢谢支持!

推荐歌曲 以冬 《你的眸中有一个宇宙》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倾朵风 | Powered by LOFTER